当前位置:流星毕业论文网毕业论文法律论文诉讼法 → 论文中心内容

诉讼时效强制性的反思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郑永宽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0-12-2 9:05:43

诉讼时效强制性的反思《厦门大学学报》2010年4期,13000字诉讼时效,是权利人怠于行使权利的状态持续到法定期间,其公力救济权归于消灭的制度。各国多以涉及公益为由肯定其具有强制性。但诉讼时效的存在是否真的立基于公益或他益而须以之为强制性规范的设计,仍是一个有待深入思考的问题。

通说认为,消灭时效起源于罗马的裁判官法。民事诉讼最初是无期限的,只有裁判官诉讼才受时间的限制,一般为一个用益年。到罗马帝国时代,戴育图帝对于消灭时效设一总括规定,至此,罗马法上的消灭时效完成了其最终的制度化。

消灭时效的形成史表明,消灭时效制度最初实质上系为应对裁判官的一年执政期限及其职责而产生的权宜工具,其从根本上欠缺一些实质价值的支撑。

中世纪时期,教会法占据了主要地位。教会法认为权利既然来自于上帝的恩赐,自然不能因长期不用而丧失。所以,在欧洲中世纪,消灭时效基本上处于一种停滞状态。基于特定的宗教历史背景以及法学家对于权利的本质与价值的深化认识,人们已经开始反思并追问:权利的存在是否可以仅仅因为时间的变化而弱化甚至丧失其效力?

对消灭时效与权利救济之间紧张关系的追问一直影响到近现代,近现代法学家对“消灭时效”的看法,也经历了从嫌恶、犹豫到勉强赞成的变化。当近现代各国试图在法典中确立消灭时效制度时,立法者们均意识到:消灭时效的存在并非历史的必然,亦非逻辑的必然,因此,即使在消灭时效制度获得普遍确立的今天,对于诉讼时效的存在价值仍须有足够充分的思考。

1.关于“督促权利人及时行使权利”目的

不可否认,诉讼时效的适用在一定程度L确实能促使权利人及时行使权利,但其应属制度适用的反射性效果,而不能成为诉讼时效据以确立的基础。私权的行使当以权利人的意思为准,除与公益有关者外,权利人不行使权利,法律不必加以催促,更不能因权利人不积极行使权利而使其承担不利益。仅以不积极行使权利为南而否定权利的法律地位,实则涉嫌假借虚幻的效率之名,以公权力去干涉私权的存在。

2.关于“减轻法院审判负担,提高诉讼效率”目的

诉讼时效制度的存在可减轻法院的审判负担,这在采取绝对职权主义、法院需事事依职权调查取证的背景下,或可成立。而如今,举证责任几乎全由当事人承担,法院更多的是作为纠纷的仲裁者而行使职权。面对年代久远不易取证的案件,促使法院能够及时、正确地加以处理的主要系诉讼法上的举证责任制度,而非诉讼时效制度。

诉讼时效制度的适用,使得法院可能单凭时间事实而对案件作出实质性判断,在一定程度上或有助于提高司法效率。但这也仅仅是可能,如对时间的起算与经过、是否存在障碍事由等进行审查,反而在相当程度上增加了法院的负担。即使诉讼时效的适用确实有助于提高司法效率,也只是制度适用客观上可能达致的附带效果,而不能将其认定为诉讼时效制度本身的曰的和价值基础。

3.关于“维持社会秩序稳定”目的

正如日本学者所批评的,要认可诉讼时效,既不要求以既有事实为基础有新的生活关系积极地建立,也无需第三人信赖的存在,因此,若以维持社会秩序的稳定为诉讼时效制度存在的根据,不免存在与现实生活相脱离之嫌。

更为根本性的反驳在于,学者们多将诉讼时效与取得时效一并论述,并以维持社会秩序的稳定作为时效制度存在的根据,实际上是将二者混为一谈。维持社会秩序的稳定,这对于取得时效而言或许属实,但对诉讼时效而言,其主要适用于因债的法律关系产生的请求权,而请求权系属对人权,其基本不产生对第三人的影响。因此,请求权即使长期怠于行使也不会产生对社会秩序的损害。

关于“维持社会秩序稳定”的目的,还有论说认为,如果权利人长期不行使权利,会呈现一种该权利并不存在的状态。不特定第三人会基于对该状态的信赖去从事各项民事活动。因此有必要设置诉讼时效制度以切断久远的债权债务关系对当事人财产信用评价的影响。此观点同样经不起辩驳。首先,以诉讼时效为弱化或消灭所谓休眠权利的手段,意味着在诉讼时效制度之外,第三人在交易前还须对债务人负担的既存债务进行有效的调查。但要确保此调查得以实现,基于债权的相对性及缺乏公示性,诉讼时效期间显然不宜过长,甚至是越短越好,但过短的诉讼时效期间显然无法达成对债权人与债务人利益平衡的规则设计目标,却可能使诉讼时效制度真的彻底变异为剥夺权利的规则工具。其次,纵使以上资讯调查目标能够顺利有效实现,对于非即时结清的权利的安全保障,仍远不充分可靠.,在现代信用交易中,真正的债权安全的保障,应该通过担保的设定等措施来实现,否则,交易将始终伴随时间以及市场等因素而充满风险。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现实生活不应期望诉讼时效能够背负过重的价值使命。诉讼时效的主要作用应仅在于对当事人间时间利益的分配与衡平,系作为影响当事人利益的一种制度工具而存在。

诉讼时效的价值目标究竟应在于使义务人免于长期受义务拘束,抑或使已履行义务的义务人免于长期备证抗御

[1] [2]  下一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