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流星毕业论文网毕业论文经济论文金融论文 → 论文中心内容

基于SFA模型的我国商业银行成本效率的测度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吕品文英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0-11-20 13:51:40

一引言

在现代社会经济关系中,金融经济的核心,商业银行在金融体系中居主导地位。随着我国金融体制改革的深入和金融市场开放的逐步扩大,对银行业效率问题的理论研究与实际操作是完善我国商业银行市场竞争体系、提高商业银行综合竞争力的重要保证。商业银行控制成本的能力,更是关系到银行业的竞争力和盈利能力。中国的银行业在经过多次改革后,随着加入WTO、外资银行纷纷进入中国,中国银行业的竞争不断加剧,尤其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对金融业带来的冲击,使得如何加强银行业监管、有效控制经营成本、提高经营效率,成为中国商业银行界关注的焦点。因此,探究我国商业银行的效率对金融资源在经济社会中的配置作用,无疑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

传统理论认为效率来自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分别表示银行在长期成本曲线的最低点生存,以及通过产品的多样化来降低成本,但是进一步的研究表明,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效应在银行业中并不显著,Benston(1972)发现,在其他给定条件不变前提下,银行规模扩大1倍,平均成本将下降5% -8%,而Berger&Humphrey( 1994)得出的结论是,规模或范围不经济导致的低效率不超过总成本的5%。

对银行成本效率的研究在国内外一直都是比较热门的课题,Rodrigo( 2006)发现资本集中越高的银行,其效率越高,并且这种影响具有显著性效果;Subal&Dan( 2006)则分析了中国银行业改革对商业银行效率及全要素生产率变化的影响,发现股份制银行效率比国有银行效率更高,且大部分银行效率都低于其效率规模;Robert &Alijar( 2008)使用SFA方法也得出了国有银行效率低于股份制银行效率。国内一些相关研究也分析了国有商业银行和股份制银行的效率水平,钱蓁( 2003)认为可通过自由资本比例、所有权结构安排、利息收入占总营业收入的比重优化来提高银行效率;刘琛、宋蔚兰( 2004)分析了国有银行与股份制银行的效率差距;迟国泰等(2005)的研究发现,我国国有银行的成本效率明显低于股份制银行,其中贷款产出质量是决定这一差异大小的最主要因素;许晓雯、时鹏将( 2006)利用DEA和SFA两种方法对我国14家银行的综合效率进行了估计,并认为两种方法的结果在数值上虽然有显著差异,但具有很好的排序一致性;石晓军、喻珊(2007)[10]对我国商业银行效率估计不一致性进行了检验,认为不一致性的主要原因是样本选择和投入产出结构的不同,而估计方法的影响有限;顾洪梅、刘金全( 2009)发现各银行的资源配置能力在增强,但盈利能力在下降,银行间盈利能力的差距在加大;严太华(2009) 同样发现我国商业银行的成本效率近年来有所提高,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的平均成本效率不断相近。由于角度和测度期间及研究方法各不相同,同时大部分研究的数据期较短,因此研究得出的结论也不尽相同。

二概念、研究方法及模型的设定

(一)概念及研究方法

成本效率是用来衡量在市场环境相同、产出相同的情况下,一家银行的真实成本接近处于有效边界或最佳运营银行成本的程度。这可以从成本函数中计算出来,成本函数用公式表示为:C=C(w,y,z,u)。其中C表示一家商业银行在运营过程中产生的真实成本,w表示投入品价格,y表示产出,z表示使银行的真实成本高于处于最佳运营水平成本的无效率因素,u为随机误差项。假设一家银行的真实成本为C,处于有效成本边界银行的最小成本为C*,则这家银行的成本效率为CE=C*/C,这意味着在产出相同情况下,银行节省的成本为(1 - CE)×100%。不难看出,CE的取值范围为[O,1]。

在对银行效率的研究中,采用的最普遍方法是前沿效率分析法。所谓前沿效率是一种相对效率,效率前沿面由样本中最优行为单位构成,其核心就是根据一组已知的投入产出值定义出所有可能的投入产出组合的外部边界,使得所有的观察值均在边界之内,每个观察值与边界的距离即为该生产点的效率。前沿效率法分为两种:参数法和非参数法。

参数法对银行的规模和多样化效率进行分析,利用多元统计方法估算出前沿成本函数中的未知参数,然后计算出理论最小成本和实际成本的比值。随机前沿方法( SFA)是参数法的典型代表,自由分布方法( DFA)和厚前沿方法(TFA)是SFA方法的变形。非参数法中主要是DEA方法,其优点是无需建立解释变量和因变量之间的函数关系,避免了由于采用错误的函数形式而得出错误的结论,但由于它设定了一个确定性边界,从而不允许测量误差的存在,也就是说它将所有的对生产边界或成本边界的偏离都归因于低效率,这显然不符合实际的情况。相对于DEA法缺乏风险考虑以及无统计特性的缺陷,SFA方法中回归式的误差项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银行无法控制的因素;另一部分是银行本身可控制但未达到最优的部分(X低效率),SFA通过对误差项的分解能够滤掉影响商业银行效率的随机因素的影响,得到的结果具有稳健性。因此本文采用SFA模型来测度我国商业银行效率。

(二)模型设定

在研究银行效率的时候,最广泛采用的SFA模型是根据Battese和Coelli( 1995)提出的效率模型:

在现有的研究中,对成本函数的设定,早期多采用CD函

[1] [2] [3]  下一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