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流星毕业论文网毕业论文经济论文金融论文 → 论文中心内容

我国货币政策区域效应的度量与成因分析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董志勇,等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0/11/21 13:51:22

传统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理论是以区域经济金融结构的同质性和统一性为背景的,然而,在现实中,统一的中央银行货币政策遇上差异化的金融结构体系,货币政策就会产生区域差异化的效果。相反,货币政策的区域效应又必将加剧地区经济金融发展的不平衡。因此,货币政策区域效应研究成为当前货币经济学领域的一个热点问题。

国内相关研究主要集中在实证分析货币政策区域效应的存在性,以及从定性层面上提出若干解释因素。一本文从动态货币政策乘数的区域差异视角出发,来论证我国货币政策区域效应的存在性。

一、货币政策区域效应的度量

如何测量货币政策的区域差异,是货币政策区域效应分析的核心。而什么是货币政策区域效应的最佳度量指标,至今尚存争议。本部分首先简要概述现有的度量方法,再试图从动态货币政策乘数视角出发,来测度我国的货币政策区域效应。

从表1可以看出,国内外大多数学者,主要采用VAR模型与IRF方法。这些方法虽较普遍,但受到了较多的批评。首先,在VAR模型的估计中,某些冲击反应并不符合绝大多数经济学家的先验判断,比如说“价格升水”难题。其次,用来表示外生政策冲击的VAR回归残差,与对从前政策措施的历史档案以及紧缩性和扩张性政策阶段的标准解释之间,经常没有什么相似的地方。最后,VAR方法充其量只能识别经济发展中与政策内生反应无关的货币政策冲击和政策变动效应,因此对于政策规则的作用没有提供任何有用的信息。其他学者的研究,也存在一定的不足。因此,关于货币政策区域效应的检验方法还有待于进一步挖掘。

不同于以上学者,董( Dong)在弗洛因( Froyen)提出的货币政策乘数框架下,估计出1985——1999年中国的动态货币政策乘数,并且证实了中国货币政策效力减弱的假说。笔者倾向于采用动态货币政策乘数度量,但与董( Dong)的分析方法又有所不同。本文采用了时变参数状态空间模型( time-varying parameter state space mod-el)对我国(及主要区域)的动态货币政策乘数进行估计,以论证货币政策区域效应的存在性。受经济改革、各种各样的外界冲击和政策变化等因素的影响,我国的经济结构正在发生变化,现有固定参数模型无法体现这种经济结构的变化。而基于时变参数的状态空间模型能够较好地体现在中国转轨时期的不同阶段,各种经济变量之间关系的结构变化。

(一)估计动态货币政策乘数

依据时变参数的状态空间估计法,构建如下模型:

避免了内生性问题(注意,文中并非采用工具变量估计)。βt可以近似地替代为货币政策乘数,因为事实上的货币冲击具有一定时滞,笔者选取M滞后一期,主要是考虑到绝大多数学者在构建VAR模型分析货币政策效应时发现,滞后一期的冲击达到最大。

本文数据的时间跨度为1985-2007年,选择从1985年作为时间起点是因为1984年起中国人民银行开始行使专业的中央银行职能,基础货币正式成为金融统计量。平稳性检验发现(见表2),在5%的显著水平下,序列YR(2t-1)和MR(2t-1),是非平稳的,一阶差分后是平稳的,即为一阶单整。然后,做yRt对MR(2t-1),的回归,得到残差序列resid,再对reszd进行单位根检验,发现在5%的显著水平下,拒绝原假设,即不存在单位根,序列YRt与MR(2t-1),协整。

图1中的估计结果表明,1990-1994年及以后,中国的货币政策乘数一直处于上升阶段,而从1997年以后处于下降趋势。我们知道,19931995年我国经历了严重的通货膨胀(平均通胀率为18. 6%,最高达到1994年的24.1%),而在1998- 2002年,我国经济走进了通货紧缩周期(平均通胀率为-0. 38%,最低达到1999年的-1. 4%)。可见我们可以初步得到如下结论:货币政策效力在通胀时期明显增强,而在通货紧缩时期则会减弱,这与经典的凯恩斯理论也相吻合。2005年以后,我国的货币政策乘数处于上升趋势,这主要得益于中央银行调控货币供应量、调节商业银行流动性水平和引导货币市场利率能力的提高。这段时期货币政策效应的不断提高保证了中国经济在外部环境严峻、全球性通货紧缩压力增大的背景下,保持了快速增长的势头。

(二)动态货币政策乘数的区域差异

基于不同的研究目的,学术界对我国的区域划分方式也不相同,较为普遍的是将我国划分为东部、中部、西部三大区域,本文采用主流的东、中、西三大区域的划分方法。本文1985-2007年的GDP数据来自相应年份的《中国统计年鉴》,M2数据来自历年《中国金融统计年鉴》以及《新中国55年统计资料汇编》,为全部金融机构的存款总额加总各地区的现金净投放或回笼。

依照时变参数状态空间估计方法,笔者分别估计了三大经济区1985——2007年的动态货币政策乘数,即估计YR=c+ aYR(u-1)+ βtMR(2t-1)+ut,其中i=1,2,3代表三大地区,状态方程同上假设。通过实证分析,笔者获得了三大地区的动态货币政策乘数。从图2我们可以看出三大地区的动态货币政策乘数显著相关,但是西部地区的动态货币政策乘数(平均为0.103 6)明显小于东、中部地区(平均分别为0. 297 2和0.269 5)。因此,我们可以直观地推论:我国货

[1] [2] [3]  下一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