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流星毕业论文网毕业论文法律论文经济法论文 → 论文中心内容

我国流动商贩的治理实质分析及展望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0-1-29 8:10:43

  摘 要:本文梳理了建国后我国流动商贩治理方式的改变,分析其间权力的运作方式,进一步阐明城市管理中,对流动商贩的权力控制增加方式、媒体权力塑造方式、流动商贩的话语权扩展。通过其背后权力博弈的变化,对流动商贩治理作出展望。
  关键词:流动商贩 治理 实质 展望
  中图分类号:D631.43文献标识码:A
  
  一、建国后对流动商贩治理历史分析
  
  在我国,流动商贩的出现,是我国在现代化转型过程中伴随而来的现象。在短短的近60年的时间中,大致可以分为四个时期:
  (一)流动商贩基本杜绝时期(1949-1979)。
  1956年,根据当时的统计资料显示,全国农村中的私营商业人数有267万,其中绝大多数是小商小贩。 国家把他们定性为劳动人民,其改造的方式并不是动用行政力量进行围追堵截,而是通过“团结——批评——团结”的思路,运用公私合营、合作商店、合作小组、代销、代购和经销的方式,把小商小贩纳入到国家的统筹统配的计划经济体制下,最终在全国范围内基本杜绝了小商小贩的现象。
  (二)流动商贩大量涌现时期(1980-1996)。
  改革开放后,随着农村劳动力的解放,许多农民再次进入到城市中谋生,流动摊贩是当时进程农民谋生的主要手段之一。为了美化城市,全国开始大搞创建卫生城市的活动,城市管理部门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得到建立。不过当时还只是一个临时机构,既无固定编制也无固定人员。当时的问题在于行政执法机构多、行政职能交叉重叠、执法部门互相推诿,争权夺利,滋生官僚主义和腐败等问题,“多头执法”、“重复处罚”、“突击执法”等现象严重,结果是“几十顶大盖帽管不好一顶破草帽”、“前治后乱”,治理效果欠佳。当时媒体对流动商贩多进行负面的报道,对其的称呼也多带有贬义的色彩,如“小商小贩”,“盲流”等等。
  (三)流动商贩治理矛盾凸显时期(1997-2005)。
  随着中国改革的深入,流动商贩的数量大大增加,如何治理城市化进程中的这些无序现象再次成为政府考虑的问题之一。为此,从《行政处罚法》的制定,到2002年中央编办出台《关于清理整顿行政执法队伍实行综合行政执法试点工作的意见》,相对集中处罚权的执法模式在全国得到推广,相应的城市管理部门建立起来,流动商贩目前就主要由这些部门管理。
  (四)流动商贩治理方式反思时期(2006至今)。
  但是,当时的城市管理部门执法并不规范, 流动商贩也没有象今天一样的引起人们的关注,尽管在网络上时常有针对城市管理部门的指责,但还没有产生相应的社会效应。2006年,北京的“崔英杰案件”终于引起了整个社会对城市管理的关注,城市管理部门处于社会舆论的风口浪尖,其中既有支持之声,更有谴责之音。应该说,这之中,媒体发挥了舆论监督的作用,这是媒体对相关事件的报道,给城市管理部门部门带来了很大的压力,这也促使城市管理部门自身寻求突变,正视自身的问题,缓解社会的不满。
  流动商贩治理变迁参见表一:
  流动商贩治理的变迁(表一)
  
  通过对相关历史的简要回顾,我们可以发现,整个城市管理部门的权力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逐渐强化的过程,他是在整个城市化进程中出现的部门。我们也看到,社会的监督权在中间也发挥着自己的作用,舆论监督权在社会中也在运用自己的话语权。所以,我们可以预见,城市管理部门并不会像有些人预见的那样,会被撤销,相反其权力会被进一步强化。流动商贩自己的话语权是微乎其微的。对其治理历史的简单梳理,我们大致可以看到权力对流动商贩的规制方式。一种权力是通过行政、法律的方式得到呈现,另一种权力是通过媒体、舆论的方式得到呈现。而二者之间长期处于合作的状态,他们之间的紧张关系只是最近才出现的。
  
  二、治理方式改变及其权利博弈分析
  
  权力之间的关系是互动的,其间既有积极表现,以产生新的规制,也有消极表现,以否定一些不符合权力的行为。就行政、法律权力而言,面对流动商贩的反抗面,他们的选择是强化权力。同时在“和谐社会”的舆论压力下,他们也在证明自己在“和谐社会”中的积极作用,改善自己的形象,规范自己的执法,(具体措施参见表二)与媒体争夺话语权。否则他们就可能成为“和谐社会”中的“他者”。
  当前提出的改进(表二)
  
  这样实行的结果,使得城市管理部门的地位更加强化,他们有更多了力量治理流动商贩进行。无论其效果最终如何,我们可以看到,城市管理部门的机动灵活性大大提高了,针对流动商贩的治理力度大大增强。用这种柔性暴力治理流动商贩的时候,流动商贩未必就比以前少受约束。但在控制流动商贩中,城市管理部门自身的权力得到加强。
  存在媒体在流动商贩治理中也充分发挥自己的话语权,城市管理部门和流动商贩都是他的“他者”。一方面揭示强势一方的暴力,另一方面凸显弱势一方可怜的生存状况,和方便市民生活的社会功能。吸引社会的注意力,不断塑造自己公正正义、为

[1] [2] [3]  下一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