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流星毕业论文网毕业论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 → 论文中心内容

振保的幸福生活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李 刚  来源:流星毕业论文网搜集整理  发布时间:2009/1/19 9:58:04

  张爱玲小说中的爱情多被人称为不完满的爱情,而这种不完满的感觉更多地属于小说中的女主人公,男主人公们好像都应该是不完满的制造者。他们仗着有点家底,玩女人于股掌之间,到处留情,却不动真情,诚如范柳原所说:我们那时候太忙着谈恋爱了,哪里还有工夫恋爱?不过振保是个例外,虽然他也有过好几个女人,但并不是花花公子。况且在做错事之后,还能“改过自新,又变了个好人”。张爱玲以她的敏锐的笔触,细致入微的感觉和犀利传神的比喻,为我们描绘了一个小有成就的普通人振保的感情和婚姻生活,尽管仍是不完满的,但振保毕竟做了他那个世界里“绝对的主人”,从这一点说,他是幸福的。《红玫瑰与白玫瑰》不同于张爱玲的其它小说的最主要的地方在于它的完整性,这种完整性不只是指结构的完整,还是一种生活的完整,也许用完结更合适,因为某种意义上说,无欲则刚,完结就是幸福。
  结构整个故事分为两个部分,与娇蕊的爱情和与烟鹂的婚姻。与娇蕊的故事可谓一波三折,作者以感情的发展为线索,以振保的心理描写为重点,为我们谱写了一首婉转低回的小夜曲。这首小夜曲可分为心动、暧昧、激情、忧虑、恐惧、逃离六个乐章,六个部分层次分明,环环相扣,加以感觉的穿插,达到了浑然一体的效果,仿佛是振保的一个梦,梦的基调是灰暗的,即使是激情也给人一种堕落的感觉。在振保看来,他与娇蕊的爱情其实只有一夜,过了这一夜就没有明天。他一直是准备逃离的,娇蕊的爱对他来说是种奢侈,他承担不起。当王士洪就要归来时,振保恰到好处地生了一场病,于是一切戛然而止,振保的梦醒了。
  为了重新回到自己熟悉的生活轨道,振保迅速地结婚了。如果说他与娇蕊的爱情是一首小夜曲,那么与烟鹂的婚姻则是一纸空白的五线谱,等着他去填上音符。然而振保的热情已经耗尽了,他没有更多的精力再去奢侈,他只想把烟鹂当成一个优雅的摆设。不过他没想到的是,烟鹂并不甘心变成一种“笼统的白”,她也要为自己的生活增添一点色彩。然而这点色彩也还是白,是那种带了污浊的白,而且很快就被经验丰富的振保发现了。振保的愤怒达到了顶点,他从娇蕊那里退回来就是为了当自己世界的主人,怎么能容忍老婆的背叛呢?他开始对烟鹂进行精神虐待。回了家一言不发,对烟鹂的问题保持沉默,而当烟鹂也不说话时,他就无缘无故地发脾气;公开地嫖娼,故意让烟鹂看见。直到他彻底地成为征服者后,“旧日的善良的空气一点一点偷着走进,包围了他”。娇蕊在他身上留下的残余的张力终于被释放掉了,他感到自己的疲惫,重新与这个世界妥协了。结尾只有一句话,“第二天起床,振保改过自新,又变了个好人”,与故事开头时振保的生活遥相呼应。
  这种结构的最大优势在于反讽效果的淋漓尽致的发挥。读者在开头的介绍中对振保的印象与振保在后来的故事中表现出来的性格形成很大的反差,而这种反差并没有给人一种截然相反的感觉,因为它正是振保成长的过程。这就象一颗笔直的白桦树在地下也必有面目狰狞错综复杂的根一样。普通人也有一部伤心血泪史,也无须因此就变得满脸沧桑。振保还是一个幸福的人,他的幸福在于他的生活的正常,而这是他曾经放弃了一些东西又争取了一些东西的结果。
  比喻、象征和心理描写之所以要把这三者写在一起,并不是想偷懒,实在是它们在张爱玲的小说中根本无法区分。在她的小说中,比喻都具有象征的效果,而且与人的心理感觉息息相关。张爱玲曾经说过,没有什么感觉不能用语言表达出来。这也许是一种天赋,但可以想象的是,感觉,尤其是一些细微的感觉,如果要想用语言准确传神地表达出来,是非用比喻不可的,而一些抽象的感觉则需要象征来使人领悟。张爱玲不是个甘心让作品自己说话的作家,她的小说通篇都充斥着作者的议论,这些议论大都是以比喻、象征、心理分析三位一体的形式出现的。《红玫瑰与白玫瑰》也不例外,下面我试举几例,来领略一下张爱玲小说独具的魅力。男人生命中都有两个女人,作者将她们比作红玫瑰和白玫瑰。“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珠砂痣。”这样的比喻如果不联系心理上的感觉,根本无法体会其中的喻义。在刻画振保的第二个女人玫瑰时,作者是这样写的:“也许她不过是个极平常的女孩子,不过因为年轻的缘故,有点什么地方使人不能懂得。也象那只鸟,叫这么一声,也不是叫哪个人,也没叫出什么来。”一种对人性格的微妙感觉跃然纸上。振保与娇蕊的初次见面,娇蕊手上的肥皂沫溅到振保的手上,“他不肯擦掉它,由它自己干了,那一块皮肤上便有一种紧缩的感觉,象有张嘴轻轻吸着它似的。”不只是准确地描写感觉,还有一种性的暗示,为以后的情节做了铺垫。而振保在彻底地征服了烟鹂后,“地板正中躺着烟鹂的一双绣花鞋,微带八字式,一只前些,一只后些,象有一个不敢现形的鬼怯怯向他走过来,央求着。”以一种象征表现了烟鹂的屈辱。这样的描写比比皆是,限于篇幅就不列举了,我只是想说明,这种艺术手法是张爱玲独有的,是其作品独特魅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