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流星毕业论文网毕业论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 → 论文中心内容

唐代韩柳散文写作智慧例证分析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闫自启  来源:流星毕业论文网搜集整理  发布时间:2009/1/19 9:57:51

  唐代文学家韩愈、柳宗元在文学成就上齐名,称为“韩柳”[1]。 在文学创作上,他们都树文以明道的旗帜,韩身处庙堂而以道统自居,偏于道德教化,柳参与永贞革新,失败遭贬,终生不赦,偏于辅时及物[2]。这是缘于仕途处境而对文学创作主张的智慧应对。但作为写作主体,他们又都有怀才不遇的人生经历而不平则鸣以著文[3]。韩文不平之鸣于个人遭遇和国家命运,风格雄奇,如《进学解》等,柳文不平之鸣于一己不幸遭遇和国家民生,风格峻洁,如《三戒》等。因此,可以说《进学解》和《三戒》都为不平之鸣之作。但其曲笔为文,自抒心绪,运用相似思维,行文赋形,又各有睿智之策。
  韩愈前后四次遭贬,以至“公不见信于人,私不见助于友,跋前踬后,动辄得咎……冬暖而儿号寒,丰年而妻啼饥”。《进学解》是韩愈46岁在长安任国子博士,教授生徒时所作。全文假借先生喻教生徒、生徒质疑、先生妙解作答以行文赋形,实为韩愈自叹不遇、抒发心绪之作。
  文中通过生徒之口,突出展示写作主体勤业力行的成就,以反衬怀才不遇的不平心情。“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等语,即是他治学、修德的经验之谈。而生徒的质疑、先生的对答,表面气定神闲,字里行间却充满了菀勃之情。从“沉浸醲郁,含英咀华,作为文章,其书满家。上规姚、姒,浑浑无涯;周诰、殷《盘》,佶屈聱牙;《春秋》谨严,《左氏》浮夸;《易》奇而法,《诗》正而葩;下逮《庄》、《骚》,太史所录;子云,相如,同工异曲。先生之于文,可谓闳其中而肆其外矣。”这段话借生徒之口表述其对祖国文化遗产的继承,博学而并蓄。[4]正如在《上兵部李侍郎书》中韩愈所言:“凡自唐虞已来,编简所存,大之为河海,高之为山岳,明之为日月,幽之为鬼神,纤之为珠玑华实,变之为雷霆风雨,奇辞奥旨,靡不通达。”其对古代文化遗产的通晓,达到了闳中肆外的目标。其中,洋溢着作者运筹借箸,智慧为文的时空情绪和灵精之气。
  讽刺现实的寓言《三戒》是柳宗元的代表作之一。其文用语简练犀利,于峻洁中而含幽默。题目源于《论语·季氏》之“君子有三戒”,有警示世人的寓意。这里,写作主体将其人生体验上升为哲理思想,寓意于虚构的故事之中,以叹己之不平遭遇,并讽喻国家民生。
  人生阅历、仕途坎坷是柳宗元写作《三戒》的主要因素。我们从《三戒》中麋之可怜,驴之可悲,永鼠之可憎,可以探测写作主体苍凉峻洁的内心世界。
  柳宗元由庙堂革新家而贬至偏远之永州,罪谤交加,郁愤难平。身处逆境,为文隐晦在情理之中。其寓言是对社会人生细致观察与深刻思考的结果,具有很强的现实性。在《三戒》文首有一小序说明作者的写作意图,警戒那些“不知推己之本,而乘物以逞”的世人。这足以见证是其曲笔寄意,以抒心曲的智慧应对。
  此可概而窥见二文曲笔为文,以抒心绪之妙。而其相似赋形,各呈灵智之巧也耐人寻味。
  韩愈是唐代古文运动的倡导者,是唐宋散文八大家之首。其文“词必己出”、“陈言务去”,风格雄奇。《进学解》运用相似思维,行文赋形,可见其散文写作智慧应对。
  韩愈写作《进学解》与个人的阅历有关。他青年时代志高气盛,本以为功名唾手可得,却经历四次进士试方才及第,35岁时才被授以四门博士之职。次年为监察御史,同年冬即贬为连州阳山(今属广东)县令。三年后方召回长安,任国子博士,困于谗方诽谤,次年即不得不要求离开长安,到洛阳任东都国子博士。其后曾任河南县令、尚书省职方员外郎之职,至元和七年45岁时又因事黜为国子博士。正是这种个人社会角色经历与国子先生这一人物意象的相似性,使写作主体得以相似思维展开,行文赋形为“业”、“行”之见、质疑、答疑之文体结构:第一层次,韩愈借国子先生喻教生徒之口,提出学业,读书、作文之业与为人行事、所谓“立言”之行乃立身处世之大端。写作主体从国子先生这一人物意象的相似性开笔行文,采用师徒相授的形式,自然贴切。第二层次,借生徒对上述国子先生关于“业”、“行”之见提出质疑:先生其学勤勉,精研博取,写作古文得心应手,其行批佛、老,挽狂澜,有功于儒道,敢作敢为,通晓治道,为人处事,可谓有成。虽“业”与“行”均有成,却遭际坎坷,则业精行成又有何用? “业”、“行”之论验之韩愈仕途阅历,可知借生徒之口,实发韩愈自我评价的不平之言。生徒所谓“三为博士,冗不见治”,即指韩愈一为四门博士、两为国子博士而言。“头童齿豁”即为韩愈中年已齿落发秃力羸之实写。生徒此之质疑,其实正是写作主体“不平而鸣”,[5]借此一吐其胸中块垒而已。此曲笔书个性情绪,以展现其学养才情,写作应对智慧,可谓经典。第三层次,先生巧解作答。先以工匠、医师为喻,次以孟轲、荀况圣人之资而不遇自我宽慰,却幸得“动而得谤,名亦随之”。读其文,虽有愤懑之气,却不乏昂然青云之志,赤诚报国之心绪。此为文立意行文之大节,也是散文写作应对智慧大局所系。此之所以谓韩愈身处庙堂而以道统自居,偏于道德教化之缘由。
  假托或拟人手法的

[1] [2]  下一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