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流星毕业论文网毕业论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 → 论文中心内容

试析《史记·项羽本纪》的复与变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徐颖瑛  来源:流星毕业论文网搜集整理  发布时间:2009-1-19 9:57:47

  在叙事性文章中,语言和情节的重复会使读者产生懈怠厌烦之感,乃为文之大忌。然而在《史记·项羽本纪》中,司马迁安排情节、描写场面和人物时,却有意无意地多处重复,但读者却毫无懈怠厌烦之感。这是因为他的重复并非简单的重复,而是在重复中求得变化,同中有异,异中有同,对于表现人物性格、把握叙事节奏、流露感情倾向起了重要作用。
  
  一、描写不同人物的复与变,表现出人物共性与个性的统一
  
  文中相似情节的呼应首先存在于《史记》的篇与篇之间。比如,开头写项羽看到秦始皇出巡的盛大场面时说:“彼可取而代也!”而在《高祖本纪》里,刘邦在咸阳看到秦始皇时,“喟然太息曰:‘嗟乎,大丈夫当如此也!’”《陈涉世家》中的陈涉也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李斯少时见厕鼠、仓鼠境遇不同而感叹:“人之贤不肖譬如鼠矣,在所自处耳!”这些人物都表达出对权位富贵的共同追求。而在这共性中,不同人物又表现出鲜明的个性特征。项羽心直口快,又稍嫌鲁莽少谋,刘邦艳羡富贵,形之于色。项羽这一年二十四岁,刘邦长项羽二十四岁,说此话时至少已到中年。所以一个是少年气盛,一个则稳重谨慎。陈涉之语又是一个不愿死于严刑苛法的戍卒愤怒的呐喊。由于地位更加卑贱,其时处境更为危困,情绪也更见激烈。李斯的老鼠哲学中表现出的是一位下层官吏不惜一切要改变卑微地位的决心,心怀怨恨而又冷静面对现实。“影响人物个性的许多重要因素,司马迁都充分注意到了,因此,他使《史记》中的人物都按各自的方式说话行事,符合自己的年龄、身份和教养。”①的确如此。
  在本文中,司马迁也能通过对人物表面相同或相近的语言、行动描写,挖掘出其内心的不同来。比如,文中写了章邯、项羽、刘邦这三个不同军事集团领导人物的“泣”。司马迁为这三人用的词分别是“流涕”、“泣数行下”、“泣”,字数的多少即显示了情感的真伪程度。三者之中,刘邦最假。打了五年仗的强大对手终于被消灭了,兴奋是当然的,“泣”只是为了秀给公众一个仁爱的形象。章邯真假参半。他在战场上为秦卖命,先消灭了陈涉军,又在定陶之战中大败项梁,战功赫赫,但阴险的赵高专权使他提心吊胆,“战能胜,高必疾妒吾功;战不能胜,不免於死”。他进退两难,钜鹿战败后他不得不向对手投降,怎能不满腹的委曲、怨恨和羞辱?因而他的“泣”有真的一面。但是,接受他投降的项羽正是项梁的亲侄,他这时只能以柔克刚,用泪水来征服直率豪爽的项羽以求保命。项羽果真原谅了他,后来还封他为雍王。他的戏演得很成功。项羽之泣最真。一生英雄,最终却败给了刘邦,他清楚地意识到败得如此彻底,连心爱的女人也得抛下,心有不甘,却又绝望。“泣”未必流泪,有声有样子就行;“流涕”倒是有泪,却未必全出于真情;“泣数行下”实在是非真情不能为之。再者,刘邦之“泣”的后续动作是“去”,可见其“泣”之漫不经心,情绪状态转换之迅速容易;章邯之“流涕”后是“为言赵高”,可见其“流涕”目的明确;项王之泣后是“左右皆泣,莫能仰视”,可见其泣之感染力,进一步渲染了悲剧气氛。由此我们不能不佩服司马迁刻划人物形象能透过现象看本质,且如此入木三分的功夫。
  
  二、描写同一人物的复与变,表现出人物性格的发展性与复杂性
  
  晚至明清时期,中国古代长篇小说中的人物还大多属扁平人物。也就是说,人物性格类型化,而且一出场,最突出的某个性格特点就已经定型,直到退场都不会改变。这样的人物形象性格鲜明,很容易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却总显单薄,让人觉得不那么真实可信。然而在《项羽本纪》中,司马迁已经初步注意到了人的性格会随着阅历环境而发生变化,还写出了人物性格中的各个层面,使得人物形象已经初步具有了立体化、渐变性的特点,内涵丰富而多有变化,在写人艺术上有了质的飞跃。
  要表现人物性格的发展,最便捷的方法莫过于写他在处理大体相同的事件时的不同做法。司马迁写项羽“杀会稽守”和“杀宋义”就是这样:“籍遂拔剑斩守头”,“项羽晨朝上将军宋义,即其帐中斩宋义头”。二者主体过程完全相同,表现出项羽英勇果决;而更多枝节的不同则表现出他在战斗中逐渐成熟起来。杀会稽守,起主导作用的是项梁,从事前预谋到事后收拾局面,都是他一手操办,而项羽除了听从项梁的安排杀人之外,更无作为。到了杀宋义时,项梁已战死。杀宋义后,他“出令军中曰:‘宋义与齐谋反楚,楚王阴令羽诛之’”,“使人追宋义子,及之齐,杀之”,再“使桓楚报命于怀王”。考虑之周密,态度之从容,手段之老辣,比起项梁在杀会稽守事件中的表现来,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当然,司马迁表现项羽的性格发展并不完美。他写出了转变的结果,却没有写出如何转变的过程,难免给人以突兀之感。但无论是和他之前还是之后众多的类型化的文学形象相比,其创新性还是显而易见的。
  
  三、叙述事件的复与变,使得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
  
  《史记》之前,《左传》叙事成就最高。《左传》叙事比《春秋》更详细具体,但也仍然是从大处着笔,较少精细地铺开叙述。即便是写最擅长的战争,也把重点放在战前决定战争胜负因素的交待上,到了正

[1] [2]  下一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