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流星毕业论文网毕业论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 → 论文中心内容

漓江画派的“风”与“格”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本站网络整理  来源:流星毕业论文网搜集整理  发布时间:2008-12-30 8:19:15

  风格是一个画派的生命。
  漓江画派初步形成了自己的风格特点。把漓江画派作为一个现象,研究一下它的发生发展过程及其内在因素,看看这块地域的人在做什么,他们为什么这样做,做得又怎么样?我个人的研究方法,是以作品为中心,研究画家选择的画面具象符号和抽象符号传达出的画家情感态度、理念,研究各种因素对画家的影响及他们的行为态度。
  漓江画派的发生,是画家的自觉在先,而且自始自终未有脱离艺术的本体探索。初显端倪后,区党委的大力支持,起到一个助推器的作用。仍然是以艺术的自律为主导的。是自下而上与自上而下的结合,画家的自觉和领导的重视,是画派得以成立的两大积极因素。
  21世纪以来,广西的社会经济飞速发展,人们的精神面貌健康、积极、向上,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身处其中的画家们自觉或不自觉地关注广西这块热土上正在发生的事,关注人们的生存状态:他们在关心什么,他们的愿望是什么,如何在做?画家从生活出发,把感受定格为一种形式。这是时代精神对漓江画派画风的影响;从历史与民族的角度看,历代遭贬的文人——文化的边缘人和南疆的地域边缘人共同造就了边缘化的民族性格,直率、倔强、坚韧、自由。这是带有野性的生命活力的一群。优秀的中原文化传统与地方文化在一定高度上结合起来。在这里,环境是幽雅的,精神却是奋进的,带着野性,带着原始的冲动进入社会和艺术的大舞台。艺术自古有文野之分。不论是徐熙与黄筌的不同审美趣味,还是院体画与文人写意画的不同审美取向,都表明了这一点。虽然同属南方,与东南地区文化相比较,地处西南的广西文化特征更见出野趣,更具有生命力。他们的创作源自内心深处的冲动和渴望,他们的风格决非表面的漂亮文饰。边缘化的民族性格,在潜意识中具有强烈地要求进入国家主流文化中心的愿望。这是民族性格对漓江画派画风的影响;广西得天独厚的地域环境,质朴、自然、秀丽的喀斯特地貌,民族聚居地的山寨村落,是画家们取之不尽的题材资源,也潜移默化地陶冶了画家们的心胸。这是地域环境对漓江画派画风的影响。
  我看刘新编的《广西美术50年》后有一个体会,20年前许多老画家画得非常好,可是却未能在全国造成大的影响,原因何在?鲜有地方特征是一个重要原因。缺少自己的主张和审美趣味,大多跟着全国的流行风走,没有形成一个自觉的群体,也没有形成自己的风格。地处边缘,信息不通,视野欠广,自然不能引领画风。我们需要重新认识和拓展广西的艺术、历史和文化。近20年来,广西出现了国画家黄格胜、张复兴、陈玉圃、肖舜
  之,油画家张冬峰,版画家雷务武,雕塑家石向东等在全国有一定影响的画家群。他们无不是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以实力取胜,并带动了一大批实干家。经过多年的努力,漓江画派的主张有一定的趋同,价值观念被认可,审美趣味被认同,并形成了油画的南方风景画家群,水彩北部湾画风。最值得注意的是“黄格胜现象”。可以说黄格胜是广西文化的典型代表。并影响了一大批中青年国画家。
  以黄格胜作品作为个案进行研究,我们发现漓江画派的典型画风,与地域民风相表里,以质朴、豪放、霸悍为特征。质朴之风表现为性情、直率、真诚、野逸;豪放之风,表现为自由、放笔直干,激情四溢;霸悍之风,表现为倔强、坚韧,去柔弱,去巧饰。在形式上,则重用笔,重写意,依赖笔触的运转节奏,表达画家的直观感受。
  黄格胜主张表现变化中的乡村生活方式、生存环境,关注农民的喜怒哀愁,反对已经过时的酸腐的所谓文人气,提倡清新、阳光、浓郁的生活气息。古镇旧圩、山寨村落完美地体现了和谐的理想。他通过自己的作品,表达了对于自然的敬畏、对于人性的反思与关注。从而深刻地体现了人文关怀和对淳朴、善良、真诚的人性的讴歌与赞美。在艺术语言上追求雄浑和壮美。以《漓江百景图》为例,考察一下他的语言格式。
  1、用线粗放,力求古拙。古人论用笔有“如屋漏痕”,意即笔线在宣纸上能留得住,沉着不发飘;又自然顺畅,毫无凝滞,非板非结非刻。若刻意求之则乖戾。黄格胜作画有此古意。对比其师兄陈玉圃的用线,即可明了。陈的用线可用飘逸来形容,可见潇洒的意趣。黄的古拙则与自己的淳朴心性和志趣相关联。
  2、在造型上十分重视创造一种雄浑的境界和气势。例如作于2005年的《岁月如歌》。一座民房占据了画面中心几乎三分之二,且挺拔沉稳,画家用了夸张强调的手法,显得气势逼人。《飞珠溅玉》,一处不怎么起眼的山瀑,经画家之手,如倾翻满盘珠玉,一泻而下。整个画面采用了近乎平行的斜对角线构图,左边的树与右边的山石顺水势做了强调,可见画家对画面用势的重视。《玉龙洞》,把山洞的一边放得特别大,像一个巨大的石柱。本来在常人看来是曲径通幽的去处,画家却把它画成了壮硕的体积感极强的形象,画家雄强的心胸超越了题材的约束。《村中古树闻酒香》,删繁就简是画家最喜欢用的造型手法。画中的古银杏徒见其壮硕的树干,枝叶不多起了些衬托作用。
  3、整体简洁

[1] [2]  下一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