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流星毕业论文网毕业论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 → 论文中心内容

论绘画恣肆率性的特征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本站网络整理  来源:流星毕业论文网搜集整理  发布时间:2008-12-30 8:19:14

  顾名思义,恣肆率性是一种精神状态,其特征是疏野狂纵、自由无法。这类艺术家具有某种异常的先天秉赋,敏于感受且思维奇特,有些“疯、狂、怪、邪”,这在生理上是一种病症,但在艺术创造上是一种美感、一种宣泄、一种自我肯定,具有相当重要的研究价值。
  这种美学特征在先秦时代的“率性之谓道”、“大逍遥游”和“法天贵真”等思想中初见端倪。魏晋时代崇尚自然率性无视礼教的高士不胜列举。唐宋元时代也有象李白、张旭、米芾、梁楷、杨维桢等不少这样的大家。明清思想大解放,文艺领域鼓吹性灵,出现了徐渭、祝允明、王铎、傅山以及后来的石涛、朱耷、扬州八怪、吴昌硕、蒲华等名家。恣肆率性源于人的性情,这种特征与中国画品评中的逸格很相似,逸格的特征加上豪放就是恣肆率性的审美特征,可以这样讲,恣肆率性是豪放中不守法律的那一部分,他是豪放中的豪放。如果从审美创造上看,它的特征则是首先要求艺术家应具备高度的精神自由状态,这种状态伴随着整个创作活动,带有极大的随机性。
  个性是人的性格理念、人生阅历和学识修养的综合体,是一个长期过程。当艺术家的情感处于极度亢奋时,对自然物象的感受往往是超常的,内心意象常常是变态的,而且多半在错乱的幻觉中宣泄人性本能,这时已经放不下任何规矩,所表现出的意象也多是错位颠倒的,极力使内心的意象外化,寻求安慰与寄托,表现方式亦是颠狂的、放纵的和恣肆的。而人最宝贵的真性情就在其中流露,没有虚假和伪装,表现出了一个完整而真实的内心世界,这才是艺术创造的根本。“人只有从法规与道德的双重约束中解放出来,其文化品性中‘诗性’的特质才会无限制地得到漫延,并在某种方面会将野性的特质野化为恣肆、放荡,悠然独畅。从而自得一时,以逞其率直,或颓然自放,以全其性的旷放之特质了。”(1)性情不单是先天的禀赋,后天的培养也非常重要,在自然生活中体察和在民族文化中变通,“花草资任、烟云供养”使性情日趋博大完善。要知“真放本精微”,恣肆率性实则“经意之极”,法规是被包在艺术家的性情中去了,这就必须要有能包得住大法的真性情,否则法规外露,也就不是恣肆率性的特征了。
  朱景玄《唐朝名画录》说:“其格外有不拘常法,又有逸品。”是说超越规矩法度,不以形式为羁绊,非规范楷模所能衡量,无法而法,任由性情自然充分表现。苏辙在《汝州龙兴寺修吴画殿记》讲的更为明白:“方圆不以规矩,纵横放肆,出于法度之外,循法者,不逮其精”。这种情况和恣肆率性的美学特征几乎是一致的。黄休复将画家分为“逸神妙能”四格,他对“逸品”所下定义是:“画之逸格,最难其俦。拙规矩于方圆,鄙精研于彩绘。笔简形具,得之自然,莫可楷模,出于意表,故目之曰逸格尔。”(2)这就是摆脱了规矩,以神机变化而变化,精神处于高度自由状态,只是一味的率情任性。王墨、梁楷就是这样的代表画家。而倪云林与前人论“逸”有所不同,前人主要从作品境界和审美创造本身来评估,而他注重表现的是审美倾向所透露出来的画家的精神境界和生命意识。他的“逸”则见于洒脱飘逸,是清逸而非放逸。而“逸”在此并不单是风格形式那么简单,更为重要的是,“逸”是一个艺术本体概念,张扬个性是艺术发展的原动力和最终目标,也只有张扬个性艺术才能不断保持鲜活生命。在这一点上“逸”与恣肆率性的特征是完全一致的,都极具个性和创造精神。
   恣肆率性特征是属于豪放壮美一类的。司空图《二十四诗品》中的雄浑、疏野、劲健和清人黄铖《二十四画品》中的超脱、纵横、淋漓都是这一特征的表述。张怀瓘《文字论》云:“或若擒虎豹,有强梁拏攫之形;执蛟螭,见蚴蟉盘旋之势。探彼意象,如此规模。忽若电飞,或疑星坠。气势生乎流便,精魄出于锋芒。如观之,欲其骇目惊心,肃然凛然,殊可畏也。”体现出一种淋漓不羁的力动之美和骇目惊心的雄奇之美,这种气势是要以吞吐大荒的心胸面对宇宙生命。再看张旭、徐渭、王铎、傅山、石涛、蒲华、石鲁等这类艺术家的作品时,确实使人能够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心灵振憾。豪放必然与气势一体,气粗势大就是豪放,气势是中国艺术审美中最主要的范畴之一。“下笔有力,肌肤之丽。故曰势来不可止,势去不要遏,唯笔软则奇怪生焉。” (3)体现出一种刚健豪放之美,“来不可止,去不可遏”是奔腾跃动的境界。“力”和“势”也是辩证统一的和相互作用的,没有飞动刚健的势,就没有浩大扛鼎的力,没有力的充实,势则不能雄健磅礴。这就是蔡邕认为“纵横有可象者”的豪放之美。豪放不一定是恣肆,但恣肆一定是豪放。恣肆是豪放中自由过激的那一部分,是豪放之豪放。
  这类艺术家全都嗜酒,不良习性在他们身上却成了创造的妙药。往往醉后,后天的规矩法度都不能对其起作用,此时忘却了一切存在,任性情激发,言行与病癫无异,而人的先天思维和真性情就能直接流露,恣肆率性的大写意全由此中来,庄子云:“醉之以酒以观其则”。绝无挂碍的精神状态与艺术创作心态有着某种相通之处,如禅宗的顿悟

[1] [2]  下一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