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流星毕业论文网毕业论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 → 论文中心内容

石涛和八大山人的世系问题探微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本站网络整理  来源:流星毕业论文网搜集整理  发布时间:2014/8/27 18:42:24

  石涛和八大山人均为明代宗室,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然而关于他们之间的世系问题,历来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在研究这两个作为明代宗室成员身份的艺术家的世系之前,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需要首先搞清楚,那就是关于明代皇族宗室人员的“籍贯”问题。
  以前的美术史研究著作中将八大山人说成是“江西南昌人”,将石涛说成是“广西全州人”,这是错误的。从明代的户籍管理制度来说,并不符合当时的历史真实情况。
  按照明清旧制,平民百姓皆须依祖宗之庐墓及世业而居,并参加当地的乡里保甲组织,地方政府依其编组,予以登记汇存,这便是所谓“落籍”。在为一个人正式立传时,就可以说:某者,某地人。必要时还要加上“郡望”,以别支系。所谓“籍”者,即户口的编配。按古代科举制度的要求,在外地流动的人口参加考试,须“回籍应举”。“贯”者,是隶属之意,通常所说“某地人氏”,实则是指户籍隶属某地所制之人,并非是指某人出生于某地而言。籍贯世系也称为贯系。
  明代的宗室或皇族,由于其身份特殊,社会地位高贵,不参加庶民的户籍编制,也不参加科举考试,而是世袭封号。由于其家族庞大、人员众多,由中央政府的机构“宗人府”统一管理具体事务。《明史·职官志》载有宗人府的编组与职掌,云:“宗人府掌皇族之属籍,以时修其玉牒,书宗室子女嫡庶名封嗣袭生卒婚谥葬之事。”
  据《明史》记载,八大山人的祖先宁献王朱权在被封国到南昌之前,“就藩大宁。大宁在喜峰口外,古会州地,东连辽左,西接宣府,为巨镇。”后来燕王朱棣即位后,朱权请求改封国为南土,他起初并不想将南昌作为自己的封国,而是向往苏州、钱塘等富庶之地。但明成祖却让他在建宁、重庆、荆州、东昌等几个地方选择(1)。而且从明成祖朱棣一直到他去世时的明英宗朱祁镇,都对他存有戒心。在这种情况之下,朱权为了明哲保身,只得采取了有意回避政治锋芒的韬晦之举,既属无奈,亦不失为高明之策。
  八大山人是宁王朱权的后裔,因此不能说他是南昌人,而只能说他生于南昌。因为他并没有南昌当地平民百姓的那种籍贯。至于石涛的世系,由于不是朱元璋的直系后代,情况还要复杂一些。在此先将明朝皇帝及石涛和八大二人的世系列表对比如下:(请看右表)
  从对照表可以清楚地看出,石涛和八大山人相差四辈。最简单的推算是八大山人是明太祖朱元璋的十世孙;石涛是朱赞仪的十世孙。而朱赞仪是明太祖朱元璋的从曾孙。因此二人的辈分关系是很容易辨别清楚的。
  石涛晚年在扬州的友人李驎所著的《虬峰文集》里有四首律诗《哭大涤子》,其中第一首:“凋丧关天意,慭遗惟有君。亲贤瞻隔代,书画震空群。忽又惊星殒,阴霾接楚云。 (原注:前年八大山人死)”
  诗中“亲贤瞻隔代”一句意味深长。因为李驎既是八大山人的朋友,又是石涛的挚友,他对二人的关系应该是清楚的。李驎的这首诗为八大山人和石涛卒年问题的解决提供了有力的证据。这首诗里作者明确地说二人的辈分“隔代”,应该是可信的历史资料。由于石涛的伪作、赝品的大量存在,其它的间接文献——如著录中的绘画,其文献价值都不能与《虬峰文集》中的挽诗相提并论。石涛研究学者汪世清先生认为:“我们只能根据李挽诗来证明这些说法的不可信,而不能用这些说法的证据来证明李氏挽诗的可疑。因为它们丝毫也不能证明八大山人不是卒于康熙乙酉,李与石涛订交不是始于康熙戊寅。”但是,由于《虬峰文集》在清朝被列为禁书,虽有流传,终属罕见。故这个关于石涛与八大山人关系的重要记载一直没有引起石涛研究者的重视。
  长期以来,由于相关史料的缺乏,前人对石涛和八大的关系一直很难准确判定。从相关的书画题记资料显示,有的将二者的排行误记为“叔侄关系”。如乾隆年间江都名士员燉(字周南)题石涛的画跋说:“陈征君撰为余言,公与西江雪个为叔侄行,而钱塘厉太鸿独辨其非胜国天潢,不可解也。”近代书画家黄宾虹先生在《石溪石涛画说》一文中也说:“或谓与八大山人为叔侄行,不可攷也。”(2)李万才《石涛》一书中论及二人的关系时自相矛盾,一会说是“叔侄关系”,一会又说是“兄弟关系”。如他在该书中说:“他们同为朱氏子孙,宗室后裔。八大山人长石涛一辈,可谓叔侄行。”(3)
  
  也有的资料将二人的关系误认为是平辈的“同宗兄弟”关系。如李万才所著《石涛》一书中所列的《年表》在“清康熙三十五年丙子(1696)年”条中记载:九月在扬州,写《春江垂钓图》寄赠八大山人,并题诗云:“天空云尽绝波澜,坐稳春潮一笑看。不钓白鱼钓新绿,乾坤钩在太虚端。”款署:“清湘瞎尊者弟寄上,八大长兄先生即可,丙子秋九月广陵。”图中绘一道人装束者,可能即为石涛想象中之八大山人。
  此题画诗《壮陶阁书画录》卷十六也有记载(4),略微不同的是款署“即可”误记为“印可”,其他照录。杨成寅所著《石涛画学本义》一书也收录此诗,只是画题成了《春江钓艇图》,并说:“可知九月石涛已回到扬州。此画是石涛送给八大山人的,可知二人早有联

[1] [2]  下一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