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流星毕业论文网毕业论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 → 论文中心内容

陈应松小说的艺术之光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本站网络整理  来源:流星毕业论文网搜集整理  发布时间:2008/12/30 8:19:10

  陈应松小说的艺术世界涉及中国当代生活的某些方面,但不管在精神品质还是在艺术形式上,我们都能够感受到外国文学手法和中国传统文学的色彩。
  
  一
  
  陈应松的小说故事大多涉及三个方面:水乡系列、黄金口(平原)系列和神龙架系列。所展示的自然环境由内河到平原再到原始森林。故事的写作具有强烈的写实印记,也涂抹了浓郁的象征传奇甚至魔幻的色彩。故事中的人物性格也分为两极:一极是朴实敦厚的平民百姓;另一极为乖戾偏执的幻化人物。我们很难分清楚哪些是魔幻现实主义的影响,哪些是承传了中国文学的精髓。
  可以肯定陈应松的小说故事是好看、传奇、魔幻、写实风格并存的。
  《大寒立碑》记实性很强,是作家为父亲的立传。小说用了 23 个小标题,写得洋洋洒洒:“石匠;更夫;洪水,外乡人和剪子;外乡人的定义;裁缝铺;床;一个被拘留过的人;梅老虎;我们的土语;故居——以前的房子;灵碑;祖父、银鱼和《圣经》;再说说故居;衰落的铺子;钓鱼的人;河道和地名;祖父的小镇;断指;关于加工厂;河堤;一百五十元钱;大寒”。透过这些小标题,我们就能感悟到陈应松独道的写作景况:满怀深情,又非常有节制。通过片断的生活,简洁的语言和看似散淡的结构,呈现了一个外乡人的生活际遇,一位乡下裁缝悲怆的人生。《大寒立碑》的故事体制应该是记传性的,以写实记事为主体,陈应松写来又分明带着随笔性,叙事、抒情、议论灵活多样;章节的长短安排也别具一格,长的可达到数千字,短的不及百字。从语言到结构,是简洁与散淡、放肆与严谨的结合。在看似矛盾的文体里,透露了作家的小说叙事才能和与中国笔记体的传奇小说的某些信息。
  《归去来兮》也是中篇小说,作家以第一人称抒写“我和我的大哥二哥,我的父亲”的故事。虽是写实志人却也存在志怪象征的特点。这个“怪”,是指事件的怪诞、人物的乖戾和天象示警。陈应松始终坚信北纬 30 度是一个神秘的纬度,小说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一个叫郎铺的地方。它的周遭是神秘兮兮的云形,大气揉动的蜃景。如此的天象水波里,人们普遍有过宿命的幻觉。
  如果从《归去来兮》与中国文学传统的关系入手,我们可以说其体制更加贴近传奇:追求情节的曲折和细节的翔实。没有了笔记体的散漫与随意,人物性格是现实生活的摹写,又是怪异虚幻等精神现象的象征。作家在现实和虚幻之间驰骋,笔下的人物也在此岸与彼岸间特立独行,既真实又虚幻。这自然也让我们联想到南美洲的魔幻现实主义,联想到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
  2000年陈应松在神龙架林区一年的生活,他走了多少公里的山路,走访了多少普通的山民,没有人作过精确的统计,连他自己也记不清楚……他的情思在神龙架这神秘的原始森林里翱翔,接二连三地为我们奉献了用心血浇铸的艺术佳作《豹子最后的舞蹈》、《松鸦为什么鸣叫》、《云彩擦过悬崖》、《望粮山》(即《到天边收割》)、《狂犬事件》、《独摇草》、《木材采购员的女儿》和《马嘶岭血案》等八个中篇小说。“神龙架系列”小说的故事与人物沿袭了他一贯的探索,是写实的传奇,是魔幻的现实,只是在力度上更加剧烈!
  《马嘶岭血案》写两个挑夫(九财和治安)杀死了六个勘探队员和一个伙夫的血案,作者并不瞩意于命案本身,而是命案之前的矛盾纠葛,人与人之间尤其是六个勘探队员与两个挑夫之间几近天然的不信任,由这种不信任发展到漠视、隐忍、节制最后爆发了仇杀……故事的结局惊心动魄,却又让人感觉长久的钝疼。在“马嘶岭”怪异的自然环境里,人物尤其是挑夫“九财叔”变得更加神秘兮兮,是幻化的也确实是行走在神龙架林区的一介山民。
  陈应松通过神龙架透视万千世界,神龙架成为他表达生命体验和驰骋想像的舞台,如同马尔克斯《百年孤独》中的马孔多小镇,福克纳与 " 邮票大小 " 的杰弗生小镇。陈应松弃绝城市浮华而充满内心定力,他用全部心灵去感知大地的深度与炎凉,借助“神龙架”腾飞其艺术的翅膀。就这样“他的小说就把我们引进了这个奇特的地方。那里汇聚了不可思议的奇迹和最纯粹的现实生活,作者的想像力在驰骋翱翔:荒诞不经的传说、具体的村镇生活、比拟与影射、细腻的景物描写,都像新闻报道一样准确地再现出来”。这是瑞典文学院对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加西亚·马尔克斯和他的《百年孤独》的评语。将它的主语换为陈应松,大概是不过分的吧。
  在湖北,写神农架的并不只是陈应松一人,一般作家感兴趣的多是神农架民俗风光,自然风情,生活习俗,常常是用客观的描述,增加作品中的地域色彩。陈应松与他们不同,是全身心地沉浸进去,又从其中幻化出来。由对从陈应松小说创作轨迹勾勒,可以清楚地看到神龙架系列与水乡系列、黄金口(平原)系列故事之间的联系:都是选择极端乖僻的事件和环境,使艺术的言说充满传奇魔幻的色调,明白无误地传递着写实的讯息,蕴涵了作家在知天命之年里对这个世界的了悟与判断。
  
  二
  
  陈应松十分注重小说形式和内容,尤其在叙事手法和小说语言的

[1] [2] [3]  下一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