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流星毕业论文网毕业论文经济论文区域经济 → 论文中心内容

宁波对外贸易发展模式的区域文化禀赋解析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张芝萍 刘建长 徐美萍  来源:北方经济 年17期 字数:3300  发布时间:2015/4/28 15:49:09
在开放的全球市场上,来自于地区的优势一直受到人们的关注,这一优势不是外生的自然禀赋,而是在竞争与合作中形成的内生的竞争优势。区域文化观念始终潜移默化地影响区域发展主体,并以其为载体和中介,在微观层次,影响企业的发展水平、产权安排、产业选择等;在宏观层次,对经济发展有全方位、持久的影响,影响区域经济活性、区域创新和区域综合力等。而两个层次的对接、互动与耦合,使得区域经济模式打上明显的地域文化烙印。同时,区域经济对区域文化观念也有重要的影响,区域经济的发展状况对地域文化的形成与发展起支撑作用。两者的互动发展与一体演进又构成了更深层次的区域发展模式。
  宁波位于长三角南翼,毗邻杭州和上海,是中国重要的对外贸易口岸和第一批对外开放城市,目前是浙江省外向型经济最发达、吸引外资最多、国际贸易和国际经济合作最大的城市。改革开放特别是近几年来,宁波外贸一直保持较高的增长率,进出口规模不断扩大,2007年宁波对外贸易总额一举突破500亿美元,实现历史性跨越。宁波市外贸依存度达到125.2%,出口依存度达到84.7%,比上年提高7.7个和4.7个百分点,外贸对全市经济发展的拉动作用进一步增强。进出口规模居全国15个副省级城市第3位,全国36个省、市、自治区和计划单列市第11位。增幅超过全国平均10.4个百分点,居计划单列市第1位。出口规模超过天津、广州,进口超过青岛、大连。
  作为人多地少、地域狭小、经济资源短缺、工业基础相对薄弱的宁波,在改革开放30多年后的今天,在经济及对外贸易方面能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引起了国内外学者的极大关注,“宁波活力”之谜是什么?解读宁波,可以发现,正是经济因素背后的文化因素充当了宁波发展的“发动机”。
  
  一、宁波开放型经济发展模式与其他城市的比较
  
  地处东部沿海地区的宁波、温州、苏南,选择开放型经济作为经济跨越的支点,使经济发展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历史阶段,成为中国开放度最高、经济最具活力的地区。但三地在发展模式上有所不同。
  (一)苏南模式
  “苏南模式”这个词是费孝通先生在1983年所写的《小城镇·再探索》中提出来的,是对以乡镇政府为主组织资源,农民依靠自己的力量发展乡镇企业,乡镇企业的所有制结构以集体经济为主,乡镇政府主导乡镇企业的发展的高度概括。江苏苏南以乡镇集体企业起步并由此而迅速推进的“苏南模式”,作为工业化的一种区域范式,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苏南模式在经过了20世纪80年代大发展进入90年代后,乡镇企业发展面临着一系列困境,原有的模式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已难以再有作为。90年代中后期,乡镇企业在经过对内进行产权改革,对外实行开放后,抓住外向型经济发展的机遇,走上了国际化发展道路。这一嬗变,使苏南模式有了全新的内涵,以“外资、外贸、外经”三外齐上,以外养内的战略为基调,突破了原来以乡镇企业为主体、城乡经济结合为内容的旧“苏南模式”,为经济注入了新的活力,使之在世纪转折时期重新显现出生机。尤其在利用外资方面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成为经济发展的最大亮点,也成为中国开放型经济发展的典范。
  从以乡镇工业发展为主体的苏南模式到以开放为主要特征的新苏南模式,其经济发展走过了一条先工业化、再市场化、再国际化的发展路径。
  (二)温州模式
  所谓温州模式是对浙江省东南部的温州地区,以家庭工业和专业化市场的方式发展非农产业,从而形成“小商品、大市场”的独特经济发展方式的一种概括。20世纪80年代初,一大批温州人背井离乡做小生意,跑供销,家庭工业、联户企业迅速成长起来,在此基础上,一村一品,一乡一业的大型专业市场迅速崛起。1985年5月,《解放日报》以《乡镇工业看苏南,家庭工业看浙南——温州33万人从事家庭工业》为题报道了温州的家庭工业,第一次使用了温州模式这一提法,此后直到90年代后期才在正式文件中出现并广泛传播。
  温州模式产生于20世纪80年代,90年代中期之后,温州模式进入制度、技术、市场和产品的全面创新阶段。工业和人口向城镇集聚,城镇建设市场化,产品和企业向规模化、公司制和品牌经营迈进,而本地专业市场进入衰退期,开始向国内外市场发展。通过“走出去”,首先是商品走出去,然后是商人走出去,如在国外开办中国商品城等,继而带动了相关产业、产品与劳务走出去,形成了以“走出去”为主要特征的开放型经济发展模式。其经济发展是依靠个体私营企业,通过市场化来促进工业化,然后通过“走出去”形成国际化。
  (三)宁波模式
  宁波在地理上地处温州和苏南之间,在经济发展的成分上也处于两者之间,既有较为发达的乡镇企业集体经济,也有迅速发展的个体私营经济。但是务实的宁波人似乎并不在意什么模式,他们更关心的是怎么发展快就怎么干,执著于营造“不看成分看发展、不看比例看贡献、不看规模看效益”和“不搞争论埋头干,多种经济齐步走”的氛围。结果创造出了既不同于集体经济占主导的“苏南模式”,也有别于私营经济唱主角的“温州模式

[1] [2] [3]  下一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