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流星毕业论文网毕业论文哲学论文人文哲学论文 → 论文中心内容

《庄子》与现实型文学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本站网络整理  来源:流星毕业论文网搜集整理  发布时间:2008/10/31 14:50:51

  摘 要:关于《庄子》的文学类型,今人多以“浪漫”视之,其实并不尽然。根据现实型文学的基本原理,我们发现,《庄子》中不仅存在大量众所公认的浪漫型文学杰作,而且存在数量相当可观的现实型文学珍品。这些作品以批判现实为主要特征,思想内容相当丰富、深刻,而且开创了新的写实手法和讽刺手法,在艺术上也焕然一新,颇有特色。《庄子》不愧为中国现实型文学的伟大拓源者,对后世现实型文学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
  关键词:《庄子》; 现实型文学; 写实手法;讽刺手法
  中图分类号:B223.5;I206.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4283(2008)05-0107-07
  收稿日期:2007-09-05
  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项目(08BZW026)
  作者简介:刘生良(1957—),男,陕西洛南人,文学博士,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关于《庄子》的文学类型,今人多以“浪漫”视之,其实并不尽然,《庄》书中有不少属于现实型文学的作品。本文拟就此进行专门探讨。
  现实型文学是与浪漫型文学相对应的、侧重以写实方式再现客观现实的一种文学形态。与浪漫型文学表现性、虚幻性之特征大异,它的基本特征是再现性和逼真性。再现性指的是对客观现实的如实反映,它要求作家从客观现实出发,忠实于现实生活,对现实生活进行冷静观察和理智分析,真实地再现现实矛盾、人生景况和生活规律。逼真性是其艺术表现手法上的基本特点,是指以写实的方式,按生活中各种事物的本来面目进行精确逼真的描绘。客观事物感性状貌和细节的真实,是它的基本要求。其叙述描写应尽量达到酷似对象,不变形不夸张,一般不应有完全脱离现实的虚构幻想。作者的主观感情和评价,应融化在客观叙述描写之中,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1]
  根据现实型文学的基本原理,我们发现,《庄子》中不仅存在大量众所公认的浪漫型文学杰作,而且存在数量相当可观的现实型文学珍品。《庄子》一书,旨在表现理想,但批判现实与追求理想往往是一个问题的两个侧面。对现实的不满、批判,是追求理想的基础和动力,并不断激发追求的热情和勇气;对理想的向往、追求,则更能洞见现实的黑暗、恶浊,引发人的反感、厌弃,从而增强批判的深度和力度。二者相辅相成,和谐统一,在《庄》书中几乎是同时并存的两大主题。只因《庄》书是由单篇文章和众多各自独立又互相联系的寓言故事组成的,所以在拥有大量奇美的浪漫作品、闪射着奇幻耀眼的浪漫光彩的同时,也存在不少优秀的现实型作品,闪耀着绚烂夺目的现实文学光辉。
  
  一、 《庄子》现实型文学的存现形式和基本特征
  
  《庄子》中不乏精彩的现实型文学作品,而且别具一格,在思想内容和艺术表现上有鲜明特色。下面就依次谈谈其存现形式、思想内容和艺术特色。
  《庄子》中的现实型文学作品,大致有三种存现形式:其一是有一些比较完整的篇章。如内篇的《人间世》,外篇的《山木》、《骈拇》、《马蹄》、《月去箧》,杂篇的《让王》、《列御寇》等篇,虽然其中某些篇章也有一些虚构夸张的描写(如对栎杜树、商丘大木、支离疏的部分描写)和对理想社会的描述(如《马蹄》、《月去箧》中所谓“至德之世”,《山木》中所谓“建德之国”),但总体上是侧重反映现实的篇章,也写得比较现实。其二是散见于各篇的一些现实型寓言故事。如《逍遥游》中的“宋人资章甫而适诸越”、“不龟手之药”,《天运》中的“丑女效颦”,《天地》中的“汉阴丈人”,《至乐》中的“鼓盆而歌”,《秋水》中的“惠子相梁”,《达生》中的“桓公田于泽”、“东野稷以御见庄公”,《徐无鬼》中的“庄子过惠子之墓”,《则阳》中的“柏矩哭尸”,《外物》中的“儒以诗礼发冢”、“庄周贷粟于监河侯”等。这些故事,虽然也大多以奇见称,有的还灌注着一定的浪漫精神,但其内容比较真实,描写非常切近现实,没有多少夸饰成分,故以现实型论之。其三是一些现实与浪漫相结合的作品中包含着一定的现实成分。如著名的“庖丁解牛”及偻、梓庆、吕梁丈夫等人的故事,都是既有浓厚的理想色彩,又有真切的现实描写,其现实性是不容忽视的。上举《马蹄》、《月去箧》等篇的部分内容及《人间世》中的“栎杜树”、“支离疏”等章节,亦当作如是观。说起来,《庄子》浪漫型文学的存现形式,也是上述三种情况,与之相对应,只不过数量多少有所差异而已。
  《庄子》中这些现实型文学作品,其思想内容是相当丰富深刻的。概括起来,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
  1. 深刻揭露了统治阶级的昏庸残暴和社会现实的黑暗恐怖。战国之世,诸侯混战,暴主恣肆,人民惨遭杀戮残害,社会极其黑暗恐怖。《庄子》许多篇章无情揭露了统治者的罪恶,深刻反映了这有史以来最黑暗的一幕。如《徐无鬼》篇痛斥魏武侯:“君独为万乘之主,以苦一国之民,以养耳目鼻口,夫神者不自许也。”“杀人之士民,兼人之土地,以养吾私与吾神者,其战不知孰善(有何好处)?”《人间世》开头一段揭露卫君:“其年壮,其行独,轻用其国,而不见其过,轻用民死,死者以国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