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流星毕业论文网毕业论文教育论文职业教育论文 → 论文中心内容

情态词Would,Could,Might的语用作用及学生相关语用能力探究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本站网络整理  来源:流星毕业论文网搜集整理  发布时间:2008/10/30 8:33:32

  1. 引言
  情态词will, can 和may的过去时形式would,could和might能表达话语的委婉性或礼貌性,属于缓和修饰语(mitigation)(Bardovi-Harlig 2001; Holmes 1984)的其中一种。大量的语际语言语行为的研究发现,外语/二语学习者虽然已掌握了would,could和might的语法知识,但却不能很好地将其转换成相应的语用能力(e.g.,Bardovi-Harlig 2001; Takahashi 2005)。原因何在?从语际语用学的角度对此进行的专门研究并不多见。
  本文首先对情态的语用作用作简要介绍,然后结合言语行为及礼貌理论,讨论would,could和might在言语行为中的语用作用;同时,以问卷调查(请求言语行为)所得到的数据为例,从文化礼貌差异、语言差异、外语学习环境等多方面,探讨我国英语学习者这方面语用能力欠缺的根源,以帮助英语学习者有效地掌握would,could和might 的语用用法,使言语行为更得体、礼貌。
  2. 情态、情态动词过去时的语用作用
  2.1 情态
  情态(modality)是人类语言中一个重要的语法范畴。英语的情态主要由情态动词表示,如:can, could, will, would, shall, should, may, might, must, ought, need, dare, 也包括表示可能性(possibility),必要性(necessity)和意愿(volition)的其它词,如:perhaps, possible, allow, able, willing (Coates, 1990:54)。
  在语言学文献中,对情态的传统分类主要为两大类(e.g., Lyons 1977; Palmer 1986):认识情态(epistemic modality)和义务情态(deontic modality)。其中义务情态也被称为根源情态(root modality)(Coates 1990)。Palmer等学者从语义-语法的角度对情态进行研究,认为情态是“说话者的(主观)态度和看法的语法化”(Palmer 1986:16)。Palmer将认识情态定义为“语言作为信息,表达说话人对他所说的话的真实性的程度或状态”;而义务情态是“语言作为行为,主要表达说话人对他人或自己可能的行为所采取的态度”(Palmer 1986: 121)。因此,“认识情态词(Epistemic modals)同Searle (1976) 的阐述类(representatives)的言语行为紧密相关,而义务情态词(deontic modals)同Searle (1976)的指令类(directives)关系紧密” (Palmer 1990:10)。由此可见情态同言语行为不可分割的关系。Sweetser (1990) 认为,除了传统的情态分类,还有一类,她称之为“言语行为情态”(‘speech-act modality’)。例如:
  (1) He may be a university professor, but he sure is dumb.
  (2) There may be a six-pack in the fridge, but we have work to do. (Sweetser 1990: 70)
  根据Sweetser的解释,例(1)中,说话者表达的是‘I admit that he is a university professor, and I nonetheless insist that he is dumb’; 同样,例(2)中,说话者对前面的offer 做出反应:‘I acknowledge your offer, and I nonetheless refuse it’. 她认为,(1)、(2)中的情态用法反映出“话语同时是意义,认识对象和言语行为”(Sweetser 1990: 75)。
  对英语情态的定义多种多样,“在语言学中可能没有其他语法范畴比情态的定义和阐释更有分歧了”(Narrog 2005)。Narrog (2005) 综合各个定义所切入的角度,将情态的分类总结为三种:1) 表达说话者态度(speakers’ attitudes)(e.g., Lyons 1977);2)表达现实性/有效性和非现实性/非有效性 (e.g., Mithun 1999);3)表达可能性和必要性(e.g., Von Fintel 2006: 1)。Narrog(2005)认为,说话者态度可以通过句中其它大量的词汇、语法手段加以表达,几乎不能仅限于有限的范围清单里。因此,表示说话者的态度应归为 “话语标记”(discourse markers),而不在情态之列。Maynard (1993) 用“话语情态”(discourse modality)表示说话者态度或主观性。她认为,“话语情态表达说话者对信息内容、言语行为本身的态度,或对听话者的主观情感、精神或心理状态” (Maynard 1993:38 )。
  “话语标记”和“话语情态”显示了同语法范畴情态的区别。尽管各个学者见解有所不同,但在语用层面,特别是在言语行为中,情态,尤其是情态动词的过去形式用来表达说话者的主观态度,同时增加话语的不确定性,委婉性和礼貌性,在这点上分歧很少。
  2.2情态动词过去时在言语行为中的语用作用
  Searle (1976)在继承和修正Austin (1962)对言语行为分类的基础上,将言语行为分为划分为五类:阐述类(representatives),指令类(directives),承诺类(commisives),表述类(expressives)和宣告类(declarations)。Leech (1983) 从社会功能的角度把言语行为划分为四类:竞争类(the competitive),和谐类(the convivial),协作类(the collaborative) 和抵触类(the conflictive),并认为有些言语行为本身是礼貌的,有些本身是不礼貌的,有些同礼貌是不相关的。
  Brown & Levinson认为,“一些言语行为本质上是威胁面子的,因而需要减轻”(1987: 24) 对听话者和说话者双方的面子构成的威胁。以此为基

[1] [2] [3] [4] [5]  下一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