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流星毕业论文网毕业论文教育论文职业教育论文 → 论文中心内容

外语教学改革策划案例研究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本站网络整理  来源:流星毕业论文网搜集整理  发布时间:2008/10/30 8:33:12

  一、背景与改革动机
  
  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期,中国民营私立的外语培训教育就已经开始了;但作为一种“民营产业”的势头目前正在扩大(Eva Lai 2001)。除了传统的为各种外语考试所开设的培训课程外,越来越多的私立学校增设了各种学位和学历证书课程。“全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以下简称“自考”)英语专业培训就是其中最主要的一部分。由于先前的国家高考招生比率的限制,此项目一开始就被那些在高考中失利的高中毕业生们所青睐;而且,目前的趋势是,那些偏远地区由于贫困而中途辍学的学生以及没有机会上高中的学生,他们选择了“自考”来实现自己的“大学梦”。因此,学生的层次参差不齐,传统的统一教材,统一教法不能满足学生个体差异的需要了。
  阳光外国语学院(位于黑龙江省牡丹市)(以下简称“阳光外院”)创办于1998年,也同样面临同样的问题:2000年招收的来自本省和部分临近省份的460名学生中,只有70人是高中生,他们因为未能被正规大学录取而选择了“阳光外院”。开学一个月后,老师们发现,全国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委员会指定教材显然不适合所有学生使用了。因此,“阳光外院”的创始人--吕校长,做出两项决定:第一,成立了学校教学督导委员会;第二,在校务会议上面向全体教师公开了学校亟待解决的问题:
  1、目前的教材不能适用于所有不同层次的学生;
  2、学生的学习动机不明确,兴趣不强,考试成绩不理想。
  吕校长承诺,学校会倾尽财力、物力及相关政策的支持,责令学校教学督导委员会,针对这两个问题尽快拿出可行性方案。鉴于学生问卷调查结果和相关教师的反馈意见,“阳光外院”决定做出以下调整:
  1. 根据学生的不同水平,采用四种不同教材作为起点。依据是: 所有新入学的学生参加学院的英语水平测试,根据卷面分数把学生分成四个层次:高中毕业生使用“自考”教材;初中毕业生使用“全日制高中英语”教材;高中没有毕业或基础差的高中生使用“新概念英语”;初中没有毕业或基础差的初中生使用“大众英语”作为教材。
  2. 采用以学生为主体的任务型教学法(TBL Approach)来激发学生学习英语的兴趣,明确学习目标。
  第一项来自于教师的提案几乎被全盘采纳。对于第一类学生,“自考”教材是最适合的;首先,这套教材无论从词汇结构还是语法体系而言,都与他们在中学所学教材保持连贯;其次,这些学生既已完成高中学业,说明他们已能很好适应国家统编系列教材。对于第三类学生,“新概念英语”第二和三册的内容幽默风趣,对曾经学过统编高中教材且基础较差的学生来说,无论从知识的衔接或从趣味性对大多数学生都不失为首选教材。
  第二项提案,是几个月前赴澳大利亚教育管理考察归来的吕校长提出:以学生为中心--任务型教学(TBL Approach)取代传统的以教师为中心--课文讲解为主的教学模式。
  
  二、变革中面临的问题
  
  1、教师培训
  作为民营私立学校,“阳光外院”的师资队伍水平也是参差不齐的。除了少数几个先前采用过交际式语言教学法(CLT—Communicative Language Teaching)的教师了解一些TBL Approach 外,其他大多数人就从未听说过此种教学方法。吕校长虽为教师们做了几次相关讲座,有助于老师们了解一些基本内容,但对于如何在不同的教学背景环境下采用任务型教学(TBL Approach)教师们还是不甚明白。因此,教师的培训成为这次教育改革成败的关键所在。正如Carless (1999:23)指出的那样:‘without sufficient retraining, even teachers initially enthusiastic about an innovation can become frustrated by problems in implementation and eventually turn against the project’。这也是中国目前私立外语学校所面临的最为严峻的问题。通常,一线教师忙于准备教案、授课、批改学生作业等教学常规事务,极少能有时间来潜心做教学研究。拥有培训资格的教师在我国是很受欢迎的,但私立学校却很难接触到这些资源。“阳光外院”的吕校长从国外—她考察的学校邀请了的一些这方面的专家给教师进行培训;然而像这种机会,在国内的私立学校或培训机构是极少的。
  2、教材与教辅资料
  当改革进入到实施阶段时,教学用书(新概念英语和大众英语)的辅助材料、教学参考用书就很难找到。为此学校又召开了紧急会议,校长承诺:学校支付以任何形式在任何地方购买相关资料的费用;任何教师能研发相关教辅资料并被证明在课堂教学中却有助益的,学校将重金奖励,且写进校规之中。这一奖励政策,后来证明在改革实施阶段,鼓励教师对紧急问题发掘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是行之有效的。加拿大教育改革家Fullan (2001:76)认为:“early rewards and some tangible success are critical incentives during implementation”。
  3、教师的协作关系
  Fullan (2001: 84) 曾强调 ‘the quality of working relationship among teachers is strongly related to implementation’。在改革之初,阳光外院就着重强调了各教研室的‘集体备课’,

[1] [2]  下一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