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流星毕业论文网毕业论文教育论文职业教育论文 → 论文中心内容

论英汉动词被动化之差异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本站网络整理  来源:流星毕业论文网搜集整理  发布时间:2008-10-30 8:32:58

  汉语“被”字句与英语被动式的比较
  汉英在表被动时有诸多差别。张今等(1981.8)认为英语被动句是动句(表行动)和静句(表状态)的混合体,由主系表句脱胎而来,汉语被动句只表行动,不表状态。如:
  Thecupwasbrokenbymybrother.
  这句话就是动句和静句的混合体,具有两种意义:
  a. 杯子被我的弟弟打破了。(动句)
  b. 杯子是我的弟弟打破的。(静句)
  汉语被动句可分为当然被动句(句中不用“被”字一类词的被动句)和正规被动句(句中用“被”字一类词的被动句)。汉语中为什么会有这种当然被动句呢?这是因为在汉语中,有的动词既有主动意义,又有被动意义。在中国古籍中就有这样的句子:
  * 昔者龙逢斩,比干剖,苌弘胣,子胥靡。(《庄子》)
  当然,在英语中也存在着当然被动句,如:
  He proved to be innocent.
  他被证明是无辜的。
  在汉语中,使用经历动词,形容动词,意动动词,为动动词,使成动词的单宾主动句以及含有状性宾语的主动句都不能变为被动句。
  有的英语中明明是正规被动句,在汉语中则是当然被动句。如:
  The picture was hung on the wall.
  墙上挂着画。
  英语中没有下面这种被动结构:
  鞋都被他跑掉了一只
  汉语中没有有灵动词被动句。有灵是指有生命(Animate),无灵指无生命(Inanimate)有生命特征的名词和无生命特征的名词产生的行为分属有灵动词和无灵动词。表示人和人类社会组织包括人格化的动植物和自然现象的名词统称有灵动词,“杀,抓,允许,说”等是有灵动词。在中国人的思维中,非人类事物即无生命的事物产生的行为统称为无灵动词,指一些无意志的运动,作用和变化,如“倒,变,吸引,耸立”等。汉语的无灵动词适用于无灵名词,但与汉语无灵动词相对立的英语动词却不一定。他们的名词有些既是无灵动词又可以是有灵名词。
  He was thrown into confusion by the return of his wife.
  a﹡他被他妻子的归来投入惶惑不安之中。
  a’ 他由于妻子归来而陷入惶惑不安之中。
  汉语动词被动化的研究
  所谓动词被动化,是指由于动词的形态发生了变化,动词从主动形态到被动形态经历了一个构词过程,即动词被动化是由于动词与被动语素结合使动词的性质发生了变化。例如,在英语里,动词被动化往往是通过被动语素be和过去分词词缀-en的作用。对汉语动词被动化的研究,主要有这样一些观点。冯胜利(《中国语言学论丛》第1期,1997),《汉语的韵律·词法与句法》1997.7)把“被”字分析为动词,“被”字结构的大部分类型被分析为英语的硬移位结构,是空算子为获得释义而进行的移位,把省略被动式中的动词分析为复杂动词,只有省略被动式才有典型的动词被动化特征。即动词的性质发生了变化:抑制域外论元,吸收了动词给宾格的赋格能力。
  吴庚堂(1999,2000)认为“被”字就是表被动的功能词,“被”字结构的主语是主语NP通过提升而成,动词加以被动化,在“被”字结构里动词的性质与在主谓宾结构时不通。NP提取的转换,就是动词被动化的特征。吴庚堂还提出了汉语动词被动化的模型,即:
  a)…被…︳(被动化词缀)…V…CD…︳…
  其中:D为领属元素(possessive element), D必须是V选择的特征。
  b)D 删除音系形式D无音系形式
  可见,汉语动词被动化有一点是共同的:汉语典型的被动式必须借助于“被”这个功能词,“被”字本身表示被动,“被”字结构就是汉语典型的动词被动化的句式,“被”字结构中的动词就是被动化了的动词。
  现代汉语动词隐性被动化的规律和特征
  隐性被动化是受事施事化的结果。被动行为以主动形式标记出来,表面的“主动性”代替了“被动性”,但在语义关系上仍然是被动。这种情况下,动词的赋格能力已被吸收,都已经被动化。在什么情况下可以只有语义上的被动而无形式上的被动呢?在什么情况下可允许语义被动的存在呢?
  先看看下面这些句子:
  1) 我们的计划能实现。
  2) 这件事情研究一下。
  3) 窗户糊了纸。
  4) 他冤枉。
  5) 鸡吃完了。
  6) 我们打败了他们。
  这六句话里前面三句都是〔-动物〕的名词做主语,分别是“计划,事情,窗户”,而“实现,研究,糊”都是及物动词,有明显的施动性,即动作作用于主语的名词上,这些名词都具有〔-动物〕的语义特征,是受事格。换句话说,在下面格式里的动词用隐性被动化。
  名词〔+受事,-动物〕+动词〔+及物〕
  后面三句做主语的名词都具有〔+动物〕这样的语义特征,这几句分别可变为:
  * 冤枉他。他是冤枉的。他受了冤枉。
  * 吃完了鸡。 鸡被吃完了。
  * 他们打败了我们。 我们被他们打败了。
  由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冤枉”与“吃,打败”这类动词不同,“冤枉”的动作总是施加于别人或别物之上,具有“强施动性”,而“吃,打败”这类动词即可以施加于别人或别物上,又可以由别人或别物施加于自己身上,也就是说具有〔+施动,+受动〕这样的语义特征,我们称之为具有“弱施动性”

[1] [2] [3]  下一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