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流星毕业论文网毕业论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 → 论文中心内容

论毕飞宇短篇小说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本站网络整理  来源:流星毕业论文网搜集整理  发布时间:2008-10-27 9:27:12

  现实——“主义”与“情感”
  
  在上世纪60年代出生的作家群中,毕飞宇无疑是最有探索精神和艺术个性的作家之一。90年代初登上文坛,他与绝大多数同代作家一样感兴趣的是“先锋派”、“现代派”写法。十六七年时间过去了,他所坚守的艺术精神没有变,但却积极地汲纳了现实主义的精髓,形成一种具有现实品格的现代小说。他长、中、短篇小说并举,《平原》、《青衣》、《玉米》等中长篇小说风行文坛,成为读者喜爱的典范性作品。但最能体现他的创作追求和个性的则是短篇小说,他在短篇写作上着力最多,数量也远远超过长、中篇小说,为文坛奉献了一大批难以忘怀的短篇精品,成为当下为数不多的优秀短篇小说家之一。
  毕飞宇的小说之路,看似风平浪静,其实如静水深流,他始终在寻找着一条最适合自己的路径。对传统的现实主义,他与同代作家一样有一种天然的怀疑情绪,他坦率地说:“现实主义是我非常鄙视的东西。那是没有想象力的标志。”“比如说我现在的作品,评论说是现实主义,我写作的时候,也增加了很多关注现实的内容,可实际上它们并不是真正的现实主义”。 在毕飞宇看来,文学亦步亦趋地跟踪社会的发展变化,追求对事物的理性把握,塑造个性化的典型人物等等,实在是束缚作家的沉重枷锁,与他的艺术旨趣大相径庭。但博大的现实主义又总是有一些东西吸引着他,让他一步步地走近,他说:“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渴望做一个‘现实主义’作家——不是‘典型’的那种,而是最朴素的、‘是这样’的那种。我就想看看,‘现实主义’到了我的身上会是一副什么样子。” 在2006年的一篇访谈中,他进一步指出:“我理解的现实主义就两个词:关注和情怀。就我们受过现代派文学洗礼的作家来讲,重新回到恩格斯所谓的‘现实主义’基本上不可能。……我指的关注是一种精神向度,对某一事物有所关注,坚决不让自己游移。福楼拜说过,要想使一个东西有意义,必须久久地盯着它。我以为,这才是现实主义的要义。简单地说,我所理解的‘现实主义’,就是一颗‘在一起’的心。” 在这里,作家“渴望”的“现实主义”,是加引号的,已不是教科书上阐述的那一种,而是他向往的、构想的那一种。而这种“现实主义”的关键词是:关注、情怀、精神向度、“在一起”。
  那么,作家“关注”的这种“精神”的“东西”是什么呢?就体现在他的作品中,譬如童年经验、历史想象、现实强权、女性命运等等,但我想其中一个更核心的东西是人的情感,那种在现实环境中撞击出来的各种各样的情感,特别是那些被压抑、湮没、异化了的而常常引起我们“心疼”的最基本的情感。毕飞宇说:“从我个人来讲,作品的产生大多来自自己身体里迸发出来的东西,它们是经验、情感和愿望。……我把那种看似无用的、没有对象和来源的情感,放在内心,反复琢磨、考虑,让这种情感尽可能地和外部发生关系,然后形成一部作品。” 他十分注意人与人、人与事之间的关系,说“在‘关系’里头,我注重的是情感”。这就是说,作家的创作素材,来源于现实事件背后人的情感反应,这种情感是虚幻的、变化的,但它同样具有真实性、现实性。它在作家的创作中成为表现的重心。而作家的创作动机,也往往来自主体的情感触发,这种情感包含了作家的的人生经验、生活愿望和人文情怀等。毕飞宇坚持了现代派文学注重个人体验、直觉把握的精神,又融合了现实主义文学关注当下、直面人生的品格,探索出一条地道的、现代的中国小说之路。
  吴义勤指出:“毕飞宇是一个才华出众的短篇小说高手,在营构短篇小说时其显示出的那种从容与大气令人羡慕。” 毕飞宇确是一位钟情短篇小说文体的作家,他的数十个作品,可以说篇篇做得精心,篇篇都有特色。特别是《祖宗》、《婶娘的弥留之际》、《是谁在深夜说话》、《哺乳期的女人》、《生活在天上》、《怀念妹妹小青》、《地球上的王家庄》、《相爱的日子》等,其取材的巧妙、情调的丰盈、叙事的优雅等,成为当下短篇小说中难得的佳制。毕飞宇的短篇小说观也颇有独到之处,他说:“我所渴望的短篇小说与经验的关系并不十分紧密,相对说来,我所喜爱的好的短篇似乎是‘不及物’的。因为‘不及物’,所以空山不见人,同样是‘不及物’,所以但闻人语声。有时候,我认为短篇这东西天生就具有东方美学的特征。” 这就是说,毕飞宇的短篇小说,追求的是一种如诗词那样的境界、形态、韵味,是一种诗化的短篇小说。它的所指是最日常的世态人情,但能指则是深广的社会和丰富的情感。它不去表现太具体、实在的事和人,但却可以涵盖广大的世界和人生。而作家所关注的、感兴趣的现实中的人的情感世界,就成为这种小说最恰当的表现对象。因为情感就是一种抽象的、朦胧的、“不及物”的东西。
  
  回顾童年的心灵创伤
  
  “弹弓事件”铭刻在心里,成为永远的记忆。那是毕飞宇上小学的时候,男同学们大都有一把自制的弹弓,大家以此为武器,向家禽、牲畜、鸟儿、电线等疯狂射击。时值“文革”,阶级斗争硝烟正浓,备战空气很紧。对下

[1] [2] [3] [4] [5] [6]  下一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