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流星毕业论文网毕业论文文学论文现代文学 → 论文中心内容

论余华的“先锋性”及“转型”问题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本站网络整理  来源:流星毕业论文网搜集整理  发布时间:2008-10-27 9:27:04

  关于余华,一个普遍的观念是,90年代,余华的创作发生了转型,从先锋回归到传统,回归到写实,回归到历史。比如吴义勤认为,《呼喊与细雨》是余华“先锋写作的最后总结”,是其“先锋写作的巅峰之作”,之后,他“义无反顾地踏入了一片新的艺术领地”,并在转型的“阵痛中完成着对于自我和艺术的双重否定与双重解构”。《许三观卖血记》标志着余华告别了“虚伪的形式”,而这种告别是从《一个地主的死》、《活着》、《我没有自己的名字》“悄悄开始”的。再比如有人总结:“评论界有一种较为一致的看法,认为从写作《活着》开始,意味着余华对90年代先锋文学的推倒和反叛。”作者并注明这一看法来自余华和杨绍斌的谈话,但读这篇访谈,作家杨绍斌的确说过“评论界有一种较为一致的看法”以及“反叛先锋”的话,但并没有“推倒”的意思,并且所谓“反叛先锋”当场就被余华本人否定了。所谓“评论界有一种较为一致的看法”,这其实是相当大的概括。事实上,关于余华是否告别“先锋”,是否“转型”,评论界的看法相当不一致,比如张清华就认为:“认为以《活着》为标志,出现了一个从先锋到回归,从实验到返璞归真的‘现实主义的转型’。但这样一个‘转型说’是十分表面的。”
  90年代余华的创作的确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这种变化是否属于“转型”?这种变化是否构成了对余华本人和他的先锋文学的“双重否定”或“双重解构”?是否是对从前的“推倒”?更进一步追问:变化的原因是什么?变化到什么程度?变化表现在哪些方面?这种变化对于余华的意义是什么?本文即对这些问题展开论述。
  
  一
  
  从80年代初开始写作到目前,余华的创作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是事实。评论界一般把余华迄今为止的创作分为两个阶段,“80年代”和“90年代以后”,至于命名,有各种各样的,比如“80年代”被称为“先锋时期”,“90年代以后”被称为“写实时期”或者“民间”时代。这当然只是大体而言,余华1983年开始发表作品,到1987年发表《十八岁出门远行》,其间大约有四年的时间,这是余华写作的初学阶段,在风格上比较明亮、抒情,可以称之为“浪漫主义时期”或者“抒情时期”,其中以《星星》为代表,也可以称之为“星星时期”。非常短暂,现在看来很不成熟,所以余华本人很少提它,也不收这些作品到集子中去。对于余华本人来说,那似乎是光屁股时期,所以羞于提它,更不愿意把它展示出来。而“90年代之后”也不是铁板一块的,《兄弟》明显与90年代的三个长篇小说有差异,陈思和先生把它命名为“怪诞现实主义”。这是从作品现象和时间上来分期的,是一种阅读视角的归纳,具“外部”性。
  但我们还可以换一种方式进行分期,从文体和写作理念上进行分期。我认为,余华90年代在创作上风格和手法的变化,与文体有关,深层上可以说与艺术观念有关,当然也与个人经历的变化有关。实际上,余华创作上的变化很大程度上源于文体的变化。在文体上,余华的小说写作明显分为两种方式或者说两个时期:中短篇小说时期和长篇小说时期,并且这两种方式或时期是递进的。从写作技巧的角度,余华把中短篇小说称为“角度小说”,其涵义是,对于正面不好表达的内容,作家可以回避,可以扬长避短,可以藏拙。这种“藏”意外的收获是,因为回避了很多,读者在阅读时会遇到很多空白,需要自己去填补,这恰恰增添了其艺术的魅力。余华把长篇小说称为“正面小说”,即长篇小说写作必须正面对待小说写作所需要的全面技术,没有回旋的余地,必须勇敢地趟过去而不是糊弄过去,不再是单纯而优雅的叙述,而是复调叙事。我认为这是余华创作前后期差别的根本原因,因此,我认为余华小说创作的分期更准备的概括应该是:中短篇小说时期,长篇小说时期。
  余华从中短篇小说写作转向长篇小说写作,这是艺术成熟和艺术自信的表现,中短篇小说写作时期的代似乎感到写作在技巧上还有软肋,而转向写长篇小说则标志着他对这种软肋的克服。余华有一篇文章叫《长篇小说的写作》,从这里我们实际上可以看到他转变的心迹和对文学理解的变化。他认为短篇小说“可以严格控制,控制在作家完整的意图里”,而长篇小说的写作则需要“训练有素”,需要持久的耐力,需要持久的激情,需要充满信心,需要高尚的品格,一句话,长篇小说对作家有极高的要求,只有充分的准备和充分的自信,在技术上非常成熟之后才会去写长篇小说。写长篇就是长途跋涉,就是一种经历,就是克服各种困难、跨越无数危险的过程。余华曾多次讲到写长篇小说对于他写作的意义。比如他在苏州大学曾有一次演讲,在这次演讲中,余华对自己几十年的文学创作进行了回顾和总结,其基本意思就是,他写作的每一次进步就是一次地克服困难,最初是字句上的,比如学会使用标点符号;然后是学会细部描写(余华一般不用传统的“细节”这一概念),这使他告别了初学写作的阶段,写作出了《十八岁出门远行》成名作;然后是克服心理描写上的困难,这使他的中短篇小说创作达到了高峰;然后是在对话作为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