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流星毕业论文网毕业论文文学论文中国文学 → 论文中心内容

浅谈当代中国对巴赫金文论的接受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8/6/25 12:35:58
发。一些阐述巴赫金理论的文章标题中醒目地出现了“对话”、“对话主义”、“对话理论”这一主题词①,甚至出现了阐述“巴赫金与对话理论”的专著②。如果说,复调理论解读比较集中地考量作者与主人公之间的关系,基本上是一种聚焦式探讨,那么对话理论研究则更多的是一种阐发与运用,大多是一种发散式探讨。学者们将巴赫金的对话理论阐说为对话主义的文学理论、对话主义的文化理论、对话主义的人文科学方法论、对话思想、对话思维、“大对话”哲学理念。③

学者们多方面探讨了巴赫金对话理论的价值。有学者从对话理论获取对比较诗学研究的启示;有学者认为巴赫金对话理论的意义超出文学范围,对推动东西方文化交流具有重要理论价值;有学者看到巴赫金不仅把“对话论”应用于各学科研究,还将之上升为人文学科研究的哲学基础;有学者指出巴赫金的“对话”模式具有思维革命的现实意义。然而,正面梳理巴赫金对话理论内涵的文章相对较少④,更多的是对话理论的阐发运用。在对巴赫金对话理论的运用上,有学者认为对话原则应延伸到所有艺术形式之中;但也有文章指责对话理论夸大了对话所赋有的重大意义,在颠覆旧的话语霸权时又形成新的话语霸权。

对话理论的阐发与应用何以出现这样的格局?这与巴赫金的对话理论植根于其语言哲学、植根于其话语理论不无关联。泛泛地谈论“对话”——提倡主体间平等、多声部争鸣,比较容易。要深入探究巴赫金对话理论的内在理据,还必须立足于巴赫金的语言哲学

哲学中的“对话主义”的文章,关注巴赫金“超语言学”思想内在的对话机制的文章⑤,堪称当代中国学者对巴赫金对话理论的阐发开始走向深入的一种标志。

3,狂欢理论的阐发与运用

“狂欢理论”是另一个影响广泛的学说。这一学说内容庞杂,涵盖面极广。巴赫金的“狂欢理论”孕生于其复调小说体裁渊源研究。当代中国学者对“狂欢理论”的关注最早也是从巴赫金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研究进入的。在“复调理论”登陆中国之际,就有学者注意到“狂欢理论”,并对其基本要点作了概述。不过“狂欢理论”研究之全面展开,要到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及至世纪之交则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高潮。至少出现了4部专著,它们都是在以巴赫金的“狂欢理论”为专题的博士学位论文基础上撰写的。《巴赫金狂欢化诗学研究》(2000)的作者夏忠宪,是国内巴赫金研究队伍中“狂欢理论”主要开采者之一。在这部专著里,他从历史诗学、体裁诗学的角度来剖析“狂欢化文学”的重要特征,论述巴赫金的“狂欢化诗学”对文学、文化、哲学、美学诸方面的多重启发意义。着力强调巴赫金以“狂欢化思维”在颠覆中建构一种新的话语体系。这是一种正本清源式的梳理。另一部也以“狂欢诗学”为题的专著《狂欢诗学——巴赫金文学思想研究》( 2001)则更多的是一种重在诠释解读的阐发。作者王建刚认为巴赫金的“狂欢理论”是其对话理论的逻辑必然。巴赫金揭示狂欢文化的内涵,剖析狂欢文化的内在机制,是为对话理论的发生提供一种内证。在《巴赫金的理论和(坎特伯雷故事集)》(英文版,1999)作者刘乃银看来,乔叟笔下的朝圣正是巴赫金所说的最基本的狂欢行为,即狂欢节日的“模拟加冕”。香客乔叟具有狂欢的参加者与事件叙述者的双重身份,体现了客观的作者立场:让不同人物充分表达自己的观点。通过运用巴赫金的“狂欢理论”具体解读《坎特伯雷故事集》,作者令人信服地展示了巴赫金理论作为文学文本批评工具的可操作性和优越性。与刘著相比,另一部专著更直接地运用巴赫金的“狂欢理论”来解读一个作家的文学世界:《狂欢化与康拉德的小说世界》(英文版,1999、2004),作者宁一中细致地论述了康拉德小说中的狂欢化特征,尤其是运用“狂欢理论”对其小说《吉姆爷》进行细读,精彩地解读了吉姆从成为“爷”到其“爷”位之被颠覆的过程。除了这些专著之外,以“狂欢理论”解读外国文学经典文本的单篇论文难以计数。

巴赫金的“狂欢理论”主要是在他对拉伯雷的文学世界的解读上建构起来的。我国法国文学专家吴岳添分析了欧洲第一部长篇小说《巨人传》的艺术特色,回顾了狂欢化这种文学现象在法国文学中的演变过程,为全面理解巴赫金的狂欢理论提供了可靠的资料和有益的参考。像拉伯雷一样,果戈理的文学世界也是巴赫金“狂欢理论”的一个文本据点。巴赫金当年在其学位论文中认为“果戈理的笑与讽刺作家的笑不可同日而语”。运用巴赫金的“狂欢式的笑”来解读果戈理文学世界的艺术魅力,是今日果戈理研究的一大亮点。我国的俄罗斯文学专家认为,笑的锋芒在果戈理笔下“指涉客体”而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