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流星毕业论文网毕业论文文学论文中国文学 → 论文中心内容

简述《中国古代文论承传研究》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汪素琴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8-6-25 12:35:54

胡建次、邱美琼《中国古代文论承传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年1月)一书终于与读者见面了。虽然此书与《中国古典词学理论批评承传研究》(凤凰出版社,2011年6月)一书同为作者从事中国文论“承传”研究的代表性成果,但自涉足文论“承传”研究领域以来,作者首先投入的是对此书的写作,其历时7年多,呕心沥血,反复增补,终于付梓。

全书共5章,作者分别从文学创作论、文学审美论、文学批评论、文学批评方法及文论体式等专题角度,考察我国古代文论内在纵向的承纳接受与发展变化的复杂历程。全书内容广博、文献翔实、逻辑清晰、视角独特、研究意义深远绵长,在浩瀚的古代文论研究著作中可谓独树一帜,呈现出承继与开拓并融的显著特征。

一、 承继传统

首先,这种“承继传统”的特点体现在该书的选题上。中国古代文论承传研究,是伴随中国文学古今演变研究思潮出现的,它是对我国文论“话语失语”论题的一个有力反驳。20世纪90年代,季羡林先生在给曹顺庆主编的《东方文论选》一书作序时曾指出:“我们东方国家,在文艺理论方面噤若寒蝉,在近代没有一个人创立出什么比较有影响的文艺理论体系,没有一本文艺理论著作传入西方,起了影响,引起轰动。”[1](P20)此论在学界曾引起反响。后来曹顺庆在《中国文论话语》一书中提出“文化失语症”命题,于是围绕文论“失语”问题,学界展开了激烈的论争。其中,很多致力于古代文论研究的学者认为,中国文论并没有失语,它有自己的根脉和话语,我们应该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坚持民族本位,回归母体,接续中国古代文论的传统,并主张以古代文论的人文精神、思想气质和话语方式,建构中国文论话语,形成新的理论形态。例如,陈良运就认为:“建设新文论,必须有‘对古代文学理论传统的认真继承和融合’(钱中文语),已成为当代文学理论界多数同仁们的共识。”[2]可以说,《中国古代文论承传研究》一书的写作正是对这一学术主张的具体实践。作者从“承传”角度深入细致地对古代文论发展的历史流程进行挖掘与勾画,其实质便是对中国古代文论话语方式的认可,同时也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承继与复归。这与当今社会所倡导的弘扬传统文化的精神与潮流是不谋而合的。

其次,这种“承继传统”的特点还体现在作者对文献把握的重视上。文献的整理与运用是科研之本,是学术立论之基。对古代文论历程进行细致的文献梳理与本土的呈示,不但可以拯救当代文论缺失了的立场,有效地恢复对一切文学的经验的继承和弘扬,还可以展示中国传统和古典的精华,更好地保护地方性和本土性,抵制西方文论偏颇的模式过度延伸与扩张。正如蒋寅所说:“只要进行深入的理论阐释,无论古代、当代文学,都有许多文学经验和理论命题可以和西方文论对话、沟通、互补。”[3]不掌握必要的文献就不能进行深入的研究,特别是在中国文学与文论古今演变研究中,其涉及的历史维度非常之长,所关涉的文论思想与观念零星众多,因此辑录与梳理相关文献就显得尤为重要。胡建次、邱美琼此书特别重视对文论材料的搜集与整理,这个特点布散在全书的所有章节中。如在第一章第一节论文学兴感论的承传时,作者从相互联系的“物感论”、“兴会论”及“‘兴’与‘感’相结合论”三个维面展开论述,每一个维面都以时间为序,一段段加以铺排与阐说,仅此一节的材料注释就近90条。作者不但注重文献掌握的全面细致性,而且更注重用现代理论术语对这些文论材料加以清晰地解释,并始终结合文本原典来阐述其观点,从而使得论说显得有理有据。以“兴会论维面的承传”小节为例,作者开门见山地指出“大致从魏晋南北朝开始,我国古代文学兴感论在对物感论阐说的基础上,开始拈出‘兴会’的论题,也开始识见‘兴会’在文学创作中的意义。”[4](P19)然后再援引具体文献对每一时期的承传情况进行论述。每援引一则文献,作者必对其进行或详或略的阐释,从而清晰地展示出各个命题在不同时期的承纳接受与演变发展状况。

二、开拓创新

如果说本书“承继传统”的特点体现在选题与对文献运用的重视上,那么其“开拓创新”的特征则主要体现在“远近得宜”的研究视角与“科学独到”的研究方法上。

研究视角的选择与研究方法的运用对任何研究而言都是十分重要的,合理地掌握它们不仅可以帮助作者理清思路,使行文逻辑缜密,更可以给作品带来独特性,使严谨枯燥的学术研究能够生机勃发。

该书研究视角之“远近得宜”首先体现在深入浅出的语言风格上。理论研究最怕落入晦涩难懂的窠臼,以致研究成果只有圈内人士可以读懂,最终导致整个学问的经院化甚至僵化。作者用浅显易懂的语言

该书“科学独到”的研究方法是其“开拓创新”特征的另一重要维

[1] [2] [3]  下一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