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流星毕业论文网毕业论文文学论文中国文学 → 论文中心内容

自然而自由之庄子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8/6/25 12:35:50

一.庄子自由的实质 
  自然和自由好比打开这个世界的两扇门。一扇门朝南,一扇门就朝北。庄子却用作品告诉人们的一个理想,人可以同时进入这两扇门,自然而得自由。从自然到存在是一个递进的关系,自然必定是存在的,而存在的未必是自然的。这是一个起点到又一个起点的关系,是人的主观意志,加入到自然中,必然产生的异化。这种异化被庄子无情的写出来了。 
  庄子,名周,字子休,我国古代战国时期的宋国人,先秦时期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和文学家,道家学说的主要创始人之一。[1] 
  大自然的运化产生了人。但是人的一切所做所为,究竟是自然的还是不自然的呢? 
  庄子认为,“人为”,[2]就是虚伪,就是不自然的,所以要摒弃人性中那些“伪”的杂质,顺从“天道”,从而与天地相通,这就是庄子所提倡的“德”。他认为自然的本性是最完善的,如果人为地加以改变,便会损害事物的本性,造成不幸和痛苦。 
  莊子的自由,实质上是一种主观意识,有点像精神胜利法。逍遥游在一般世俗人眼里就是一个笑话,它好像一个不可能成为现实的笑话。可是可爱的庄子却乐在其中,忘乎所以。用庄子的话说,这叫“坐忘”。[3]就是不把它当事儿,不放在心上,这样就能实现逍遥游。 
  下面举几个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 
  不管什么人要想有所作为,有所成就,都需要一个长期的练习过程。练到什么程度呢?就是不把方法当方法,不把知识当知识,不把技巧当技巧,让这些东西统统成为“我”的一部分,成为“我”的心性、本真的一部分。表面上看“我”是把它忘了,其实它们已经和我融为一体。 
  比如:庄子在养生主《庖丁解牛》篇中描写的那个通过多年的练习,达到一种非常高超的解牛技术的屠夫。他在解牛时的目遇神接,刀锋若新的自信和潇洒,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种神奇的技巧,都是多年用心练习的结果。 
  比如:教师就是要注意激发学生学习的兴趣,在此基础上,对一些技能性的关键部分进行过度学习法,让学生反复地练习,反复地读书,直到把这个技能练到学生的本能里去,练到无意识里去。 
  做到自然而然这一点很难哦。例如:我们主观上追求自由,追求快乐,这本身的就会让我们不自由、不快乐。因为我们违背了自然而然,没有做到无欲无求,没有做到苦乐皆受。什么是自然,我们对它的认识也是不同的,所以做起来很难。例如:我们按照客观规律改造世界,这是自然的行为吗?这种行为实质上是人为的行为。按照老庄哲学思想来说自然是大道。但是整个世界自然地产生了人类,却因为人类的出现,人类社会的形成,出现各种团体和国家,各种智慧和智谋随之而出,世界已经变的不自然了。在一个已经不自然的世界里强调自然,本身就是不自然。但是庄子的思想给我们一个很大的启发。人类是大自然之子,在宇宙时间里,人类的历史不过短暂一瞬,一切总归自然。所以从这个层面来说,爱护自然,天人合一,寻求主客观的和谐统一是多么重要和深刻。所以从无穷的大自然,从无限的宇宙时空来说,只有自然,才是真正的自由。但是这颗自由的心需要克服世俗重重压力和诱惑,才能最终修炼成功。因为这很不容易,所以弥足珍贵。 

  德国美学家黑格尔在《美学》指出“性格是理想艺术表现的真正中心。”因此理想的艺术作品应该是自由的、美丽的、充满人性的力量。它需要自由地想象、自由地创造。这种想象和创造需要作家拥有一颗自由的心。 
  比较中国历史上两位思想大家孔子和庄子的思想,可以更好理解庄子的自由。两个人的思想有相似之处,也有本质上的不同。 
  孔子的核心主张克几复礼为仁,把礼变为主观的生成,从而实现人在社会上的自由,而庄子则把客观世界的约束,其中也包括知识技艺等等一切,化为一种主观生成,从而实现自由。但是他们是有本质的区别。孔子的自由是一种社会的自由,是一种自觉的自由,而庄子的是一种自然的自由。孔子强调了世界的体系性,强调的仁爱之心。庄子强调了世界的超越性,强调了世界的自然性。 
  一个人生活在这样的一个世界,究竟是按照孔子的思想来做人、做事,还是按照庄子的思想做人、做事呢?我认为我们生活在这样的世界,这样的人间社会,为人处世,可以按照孔子的思想去做。因为儒家主张的仁爱之心,礼貌待人,可以让家庭和睦,社会和谐,可以减少社会的矛盾和冲突。我认为我们学习、创业、科研、养生之道,应该按照庄子的思想去做,顺应天时地利,自然而然,借势而为,保养精神。 
  二.人生本如是迷茫 
  战国时代,各国之间互相攻打,老百姓的生命朝不保夕。他眼看着人世间的种种罪恶和不公,却无法去消除,无法去改变,无法去处罚这些坏人。他梦想的逍遥之境,在现实中根本无法实现,对来世又没有必然的把握。所以他的内心是十分的痛苦。 
  一天,庄子靠椅而坐,仰天而叹,沮丧得如失魂落魄一样。弟子侍立在旁,说:“先生为何嘘叹?人之形体真可以使如槁木,而心固可使如死灰吗?今之

[1] [2]  下一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