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流星毕业论文网毕业论文文学论文中国文学 → 论文中心内容

黑格尔的辩证法对对朱谦之文化哲学的影响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2-8-27 17:31:45

乔治•威廉•弗里德里希•黑格尔(1770—1831)德国哲学家。他提出了“扬弃”的辩证法观点,以其高度思辨的头脑体现了德国古典唯心主义产生的历史必然性。朱谦之早在北大读书的时候,就接触了黑格尔哲学,因提倡虚无主义的关系,对黑格尔辩证法情有独钟。朱谦之对黑格尔的研究有他的独到之处,在《黑格尔主义与孔德主义》中谈及当时中国学界对黑格尔研究的情况时,朱谦之说:“除北大教授张颐用英文著的《黑格儿底伦理研究》一书,也没有什么,更不消说他的主要著作,如《论理学》、《历史哲学》、《法律哲学》一种也没有介绍过来了” [2]。因而有对黑格尔研究的必要。朱谦之阐述了自己对黑格尔哲学的认识和态度,自称是一个“半黑格尔主义者”。他说:“若我所谓‘半黑格儿主义’,乃依据辩证法,承认黑格儿与反黑格儿两说并存,说不定这才是最完全的黑格儿主义哩。[3]留学日本时朱谦之收集了大量关于孔德、黑格尔学说的研究资料,还接触了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学说,从更广阔的学术领域里汲取理论。1931年,朱谦之回国后,在上海暨南大学讲授历史哲学、西洋史学史、社会学史等课程,在学生中传播历史进化论,强调理论对于研究历史、文化学的重要性,并运用在日本新接触的孔德、黑格尔学说对《历史哲学》一书加以补充和完善,出版《历史哲学大纲》,其中关于历史的定义、历史哲学的分期、历史进化的动力等观点,这对后来其文化哲学体系的建构十分重要。
根据黑格尔的辩证法原理,朱谦之指出事物自我意识的发展一般要经历即自的(自在)—对自的(自为)—即自且对自的(自在自为)三个阶段,在即自的基础上发生对“即自的”阶段自身的否定,从而进入“对自的”阶段,进而又产生对“对自的”阶段的否定,进入“即自且对自的”阶段,这一阶段即包含第一阶段的“正”,又包含第二阶段的“反”,由此形成了“合”。将“否定之否定”的原理对应于人类文化的进化,便可看到人类文化由宗教文化进而到哲学文化再到科学文化,最终达到艺术文化阶段的发展脉络。“即自”,“对自”是朱谦之对黑格尔哲学术语“自在”、“自为”的转用,而“自在”、“自为”在黑格尔那里是指概念运动的两种状态或两个环节—“自在”状态下,概念自身等同,概念中潜在的对立因素还保持着原始的同一;“自为”状态下,概念自身分化,对立的因素在而明确地显现出来。但朱谦之又认为“‘即自’即是有,而‘有’从‘无’生,‘即自’=定有,实从‘无’生,故从辩证法看来,黑格尔从‘有’说起,是很不完全的。因为在‘即自的’以前,原来应有‘没自的’阶段” [1]。同时又说“绵延”是文化进化中的又一面,但是如果人类文化的进化只是一味地“绵延”,则文化的进化就会像“滚雪球”似的,漫无限制与不可预知,因而还应看到文化进化中“扬弃”的一面“借助黑格尔的辩证法,便可以对文化何以由一种类型向另一种类型进化有一个清晰的把握。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