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流星毕业论文网毕业论文文学论文中国文学 → 论文中心内容

朱谦之的文化本质说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2-8-27 17:31:45

1文化、文化哲学定义说
何为文化,是文化学的基本问题。朱谦之认为文化就是“人类生活的一切表现,下至创作一个泥馒头,上至创作一个宇宙观,一本律典” [3]。无不是文化,总之,只要是人类生活的表现,都可以叫文化。文化不是人类生活一方面的表现,乃是人类生活各方面的表现,不仅宗教、哲学、科学、艺术属于文化领域以内,就是政治、法律经济教育等生活也都属于文化领域。但是,同在文化之中,因为研究的对象不同,大体可分为两大部门:“一个研究Kultur即知识的文化生活者,为“文化哲学”;一个研究Civiliration即社会的文化生活者,为“文化社会学” [4]。我们本篇文章也主要是讲知识的文化即文化哲学
朱谦之的文化定义既采用广义的文化概念又侧重狭义的,即精神文化的方面。他所谓的文化是人类生活各方面的表现,不仅包括宗教、哲学、科学、艺术而且也包括政治、法律经济教育,只要是人类生活的表现,就都叫“文化”。但为明了不同文化现象间文化进化的相互关系,朱谦之又对政治、法律经济教育与宗教、
哲学、科学和艺术分为文化社会学和文化哲学的研究。其中政治、法律经济教育是文化社会学的研究对象,而宗教、哲学、科学、艺术这些精神的文化才是文化哲学的研究对象。这可以看出其文化定义的科学之处。但是其之后又说文化之泉源不是价值,是生活的经验之流,生活经验受了环境抑压而生的突进跳跃,乃是一切文化的根底。”[1]这就夸大了思想因素的作用,贬低了社会生产力的决定作用。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中,曾指出“一定的文化(当作观念形态的文化)是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的反映,又给予伟大影响和作用于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就已很清楚地指出,文化应该是一定的民族根源其物质生活和社会实践而形成的反映其思维方式、认知模式、价值观念、民族性格等精神成果的总和。它应该是一种历史现象,应随着社会物质生产的发展而发展的。
至于文化哲学,以往和目前的学术界主要是哲学

哲学看作是哲学的一种形态或一种流派从而认定哲学是一种文化的认识论,哲学的使命是对文化的探讨。要么是将文化哲学看作是文化学一种形式或一个分支,一种元理论,可以说是各有侧重。而朱谦之对“文化哲学”下的定义是:“文化之各部门,如宗教、科学、艺术乃至社会生活之政治、法律经济教育各方面,只要是从根本上着想而要求根本的解决,那便非需要有各部门之文化哲学……不可。”“从事于各文化之综合的根本研究,而这就是所谓‘文化哲学’。” [2]这一定义的基本精神应该是无可非议的。因为,文化哲学不是文学艺术、道德、宗教、法律等具体文化门类或领域的组合体,也不是各种各样具体文化现象的简单汇集,而是“隐藏”在各种文化现象之后的东西,是关于各种文化现象的本质和规律的理论或思想系统。

2 文化之进化说
至于文化如何进化,朱谦之以当时流行的层创进化论来解释。他指出文化绝不只是过去的机械累积,而是在不间断的累积中永远创新,由过去而现在而未来,一切文化都是现代的文化,过去文化的精神是永远渗透、扩张于现在之中的,所以文化即在于时时刻刻的创新。
他接受了克罗齐的影响,说:“一切的文化都是现在的文化” [1]。过去文化为现在文化之积,将来文化为现在文化之续,文化的进化一方面如柏格森所谓“绵延”,一方面如黑格尔所谓“扬弃”。文化进化是辩证的发展,但更应注意那绵延创化的文化生命。这种日新日进、创新不已的文化才是现在的文化、真的文化。这让我们想到柏格森的“创化论”以及他在《革命哲学》所宣扬的“流行进化论”。而他强调“现在”,注重“当下”,虽在说法上借鉴了克罗齐的名言“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但也不是独受其启发,他早在《周易哲学》中为“实现我的本体在人间上了” [2] 就肯定现世,关怀当下,认为当下即是乐土,无须破坏,也不假它求。朱谦之反对当时一些主流学者整理国故的活动,说:“那些整理国故的先生们,要从即成为古文书典章之中,以为把他重新排布一下,即可构成新的文化,却不知新的文化,乃为驾乎这些旧戏法以上的东西,这就是‘生命’ [3]”。整理国故只是整理出文化的碎片,却不能揭示文化的生命。文化史研究的任务不是要整理过去累积下来的“木乃伊般”的文献、古籍资料,而是要从无穷的累积中找出文化进化的法则,最终把握文化的“现在性”。
朱谦之在应用孔德的“三阶段法则”,把文化分为神学的、形而上学的,进至实证或科学的同时也不忘批判继承,这可以看出其治学态度的严谨认真,在他认为,文化的进化是“突创的进化”,“主张改变这‘三阶级的法则’,而另用一种‘发生式’的法则来代替它。这种法则的好处,便是打破向来对于人类文化之堆积的见解,而看出文化之突创的进化。‘它不仅仅是一个继承的延长形式,乃是生命之无穷的发展,当着机械力忽然爆裂,便依次涌现出来的’” [4]
朱谦之文化哲学应用层创的进化,以说明文化在时间绵延中有阶段的发展,因为文化的新阶段是以前阶段为底子而突然创生出来,所以前阶段为一层,新阶段则于这一层上又增加了一层,于是层层推进,每到一层必超过于前一层,遂使后一层,迥异于前一层。这种层创进化论为朱谦之的文化类型说、阶段说增添了新色彩。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