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流星毕业论文网毕业论文文学论文中国文学 → 论文中心内容

《红楼梦》中的男权主义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徐继忠    来源:本站整理  发布时间:2010-11-14 9:19:18

在大兴文字狱的清朝,曹雪芹不可能直接批判以皇权为代表的男权主义的种种罪恶,更不能把矛头直指当朝皇帝与皇族,只好用细腻的文学笔触描绘当时社会的黑暗政治背景,借贾宝玉与林黛玉的爱情故事把普通老百姓、四大家族和皇室联系在一起,并用一系列矛盾纠葛和日常活动,将男权主义统治下的多种悲剧展现在人们面前。既然作者看到了男权主义的深重罪孽,同时还分析了男权主义的种种表现形式,那么,曹雪芹也必将在《红楼梦》中对男权主义统治下的中国社会结局给出答案,该答案就是清朝社会必将灭亡。在多次社会结局的明示中,透露出曹雪芹大清朝的失望、对皇帝和男权主义的绝望。男权主义的实质是专制和霸气,专制扫荡了中国古代社会的所有活力、效率及公平,霸气压抑了各阶层人的创造力和积极性。也可以说,男权主义泯灭了社会进步的希望,男权主义扼杀了社会改革的动力。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讲,男权主义统治下的社会必将走向衰败、倾倒和灭亡。接下来的问题是,男权主义是怎样引发大清朝走向衰败的?又是通过怎样的作用机理导致清朝灭亡的呢?由此,我们从中得出什么启示呢?对这些问题的回答构成了本文的中心内容。

一、男权主义统治下清朝社会运行规律

曹雪芹在开卷第一回题咏诗中说:“浮生着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就点破“盛席华筵终散场”这一历史规律,凸显作者世人皆醉我独醒的认识境界。作者借席筵散场来隐喻清朝封建社会衰败,至于清朝封建社会衰败的表现与历程则用《好了歌》及《好了歌注》来作更进一步的解释。

《好了歌》与《好了歌注》虽然颇带有虚无主义色彩与历史循环论阴影,但却一针见血地点出了中国几千年封建社会的弊端。这一弊端的核心是男权主义统治。由于男权主义私欲的恶性膨胀,对功名、富贵、利禄的狂热追求,形成了带规律性的周而复始的荣辱升沉、兴衰更替情景。作者一再提醒读者:“好”便是“了”,“了”便是“好”。言外之意是:所谓的“康乾盛世”真的是“好热闹”、“好繁荣”、“好兴盛”,然而,等待他的却是“功名之了”、“富贵之了”与“利禄之了”,是整个社会的衰败与灭亡。

如果仅仅是通过“盛席华筵终散场”与《好了歌》及《好了歌注》来预示男权主义统治下的社会结局,那还不能称其为“妙”。令人值得深思的是,曹雪芹把这“盛筵必散”的发展趋势放在“运隆祚永之朝”与“太平无为之世”中去写,就显得颇具预见性和前瞻性。谁会认为“昌明隆盛之邦”快要气数已尽了呢?谁又会认为以贾府为代表的“诗礼簪缨之族”快要大厦将倾了呢?又有谁能看到“花柳繁荣之地、温柔富贵之乡”马上要变成“衰草枯杨”了呢?唯有曹雪芹他从“一把辛酸泪”中解出了“其中味”。

曹雪芹透过虚假繁荣的假像看到了封建社会这块废墟走向灭亡的根源,这一根源就是贯穿在整个中国古代封建社会的红线——男权主义。如前所述,男权主义的本质是霸气和专制。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史表明,男权主义依靠霸气来打天下,男权主义凭借专制来治理国家。而且男权主义还以其霸气和专制侵蚀自己亲手聚敛的财富,践踏自己建立的国家运行规则,吞噬自己创造的繁荣果实。具有讽刺意蕴的是,男权主义却披着温情脉脉的面纱在愚弄百姓。贾府明明是男权主义的集聚地,作者却用“钟鸣鼎食之家、翰墨诗书之族”来反衬之;皇室明明是男权主义的发源地,作者却用龙飞风舞、富丽堂皇来讽刺之。贾府的男人们为所欲为、无恶不作,而群钗众秀们则命运悲惨;皇室中的皇帝穷奢极侈、戕害后宫无数佳丽,却津津有味地标榜皇帝的仁义道德。

在曹雪芹看来,男权主义的确导致了清朝社会的覆灭。这是通过第5回金陵十二钗的判词揭示出来的。在探春的判词中,“生于末世运偏消”中的“末世”就已向读者示意了社会悲剧必将到来的预兆。退一步讲,如果说庶出的探春生于“末世”是偶然的话,那么,正出金陵王公家的女儿王熙凤却也是“凡鸟偏从末世来”。由此可见,这即将到来的“末世”是毫无疑问的了。但耐人寻味的是,探春是男权主义统治下无能治国者和亲策略的牺牲品,王熙风是男权主义压抑下有才华而无处施展的典型代表。

曹雪芹不仅预见到了“末世”即将来临,而且还描绘了“末世”的存在状态。“末世”就是“为官的,家业凋零;富贵的,金银散尽;有恩的,死里逃生;无情的,分明报应……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这“白茫茫大地”就是“末世”的真实写照,就是男权主义横行的最终结局。曾经叱咤风云的男权主义,一手导演了“盛世”,在其自身具有

[1] [2] [3] [4]  下一页

友情链接